“那,你是怎么把他们的记忆放进彼岸花里的呢?”

    溯洄的脸上出现了意味不明的笑意“阿暮,你,还记得我问过你什么吗?”

    “你是谁,你叫什么,你都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啊!等他们把他们的故事都说出来,过河之后就会忘记吗?”阿暮眨着眼睛,微微歪头,看着溯洄。

    溯洄颔首,“不错。”

    “但是,不是过河之后忘记,他们过河之后,会经过那片彼岸花。彼岸花,有一种能力,它能迷惑人的心志,让人想起那些记忆,如果这些记忆与所说的记忆相同,他们的记忆便会迷失在这里,而这些人,会继续走下去。”

    阿暮有些疑惑“如果,那些人不愿意说出来,或者像我一样忘记了,怎么办?”

    溯洄眼神有些奇怪的看了阿暮一样,然后做出了解释“我的声音,让他们踏上竹筏,这个竹筏,我被青纱遮盖的面容,我的声音,河水,水上的雾气。都会让他们说出来,无一遗漏。而你这样的……至少在我摆渡的这几千年,没有出现过。”

    “这样啊……”阿暮低头沉思,但很快拐开话题“溯洄,什么时候才能天亮呢?”

    溯洄知道他不想继续说下去,也就就着阿暮的话说下去“现在,已经是黄泉的白天了,过些时候,还会更黑。别忘了,这里,是黄泉啊。”

    阿暮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环顾四周“是因为雾气太重,所以看不见阳光吗?”

    溯洄微笑着“阿暮,你很聪明。”

    “阿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阿暮有些迷茫“我也不知道,但是,好像这里有个对我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我也不记得是什么事了,但是,这件事在黄泉。虽然没人告诉我,但是,我知道它就在黄泉。”

    低头深思的阿暮,没有看见身边的溯洄的表情,他的表情,痛苦,期盼,不敢相信,希翼,忧伤……

    “溯洄,你在想什么?”

    “我?一些,很遥远很遥远的事,遥远到不确定有没有发生过。”

    “你……能讲给我听么?”阿暮小心翼翼的看着溯洄。

    溯洄望着他,看着他的眼睛,这样深深的凝望,让阿暮不清楚溯洄看的是自己,还是另一个灵魂。

    “好。来听听我的故事吧。这个故事,和我在这里摆渡也有关系。其实,我可以离开,我可以不再摆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