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山庄附近的城市。

    这几天正是半月一次的赶集日子,集市热闹得紧,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人潮涌动,摩肩接踵。

    “瞧一瞧,看一看嘞——刚摘下来的果子,新鲜着嘞——”

    “卖无烟柴咯,便宜卖咯,多买多送哟——”

    “可观看看胭脂吧,给家里的娘子带一份,这是今年时兴的颜色。”

    “卖酒咯,新起出来的酒,浓郁香醇,喝一口唇齿留香咯——”

    一个头戴斗笠,头发灰白,穿着朴素的中年男人突然停住脚步。

    “哎哟!”身后一个路人没注意,直直撞到了那人的背后,“怎么停下也不说一声,石块吗,撞得疼死我了!”

    那中年男人赔笑:“抱歉啊,抱歉。”让开条道。

    等人走了,他转身朝那酒摊子走去。

    “掌柜的,你这酒是自己酿的啊?”那人问道。

    “是嘞,客官要来一点吗?”

    中年男人抽抽鼻子,酒香窜入鼻腔,他陶醉地闭上双眼:“不错,好酒!”

    “哈哈哈哈哈——我给客官来上一勺?”

    “成嘞,你把这酒壶灌满。”中年男人把腰间挂的酒葫芦递过去,酒摊掌柜把个酒葫芦灌得满满的,盖子一盖就会溢出来。

    “哎哎哎——别盖,别盖,我先尝尝。”那人说着接过酒葫芦,啜饮掉壶口的部分,咽下肚子,细细品砸,摇头晃脑,“好酒,好酒啊——”抛给老板一粒碎银,大笑这离开。

    酒摊掌柜抓着碎银:“等一下,客官,给多了啊——”

    ……

    周子舒一路溜溜达达,左瞧右看,不时喝一口葫芦中的酒,好不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