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货币

    打定主意的陶粟不想让顾川和家里人起争执,退让着等顾家的事情忙完以后再回海岸。

    四人吃过饭后,病弱的顾家阿妈需要午睡休息,陶粟翻动了会儿背包里的东西,不敢再待在屋子里继续打扰她,便来到屋后想找同顾洋一起在竹笾道上处理海鱼的顾川。

    聚集地的海排房建立在向阳海面,被阳光照射得温烫的海水一片片打在脚上,非常暖和舒服,陶粟站在外屋角迟疑着上了晃晃漾漾的道排。

    顾川及时看到她,男人同样怕少女走不稳会跌进海里去,他从矮几凳上站起身,快步走过来牵陶粟的手,步伐沉稳地带她到他们第一次上排道的地方。

    另一边,顾洋仍坐在原位,笑眯眯却又不错眼地看着哥哥领陶粟过来,他身上穿了旧衫,裤子虽然短,但起码不再是让人没眼看的赤膊。

    这回陶粟没好意思再对顾川的弟弟视而不见地避开,她垂眸向他露出一抹笑,权当是打了招呼。

    短短十来步远,陶粟握着男人有力的胳膊,本还对海水惴惴不安的她顿时觉得镇定许多。

    至少呆在顾川身边的时候,少女从不缺少安全感。

    陶粟在意外来到这个新世界前原本衣食无忧生活富足,身体也算健康,很少生病。

    可自打到了这里,由于水土不服、饮食习惯上的差异以及对海上环境的不适应,她俨然成了一个病歪歪的“药罐子”,连烧都发了两场,幸好遇上好心的顾川,不然日子绝对够艰难。

    男人同样惦记着陶粟娇弱的身体,让出自己那张矮凳让她坐下休憩。

    顾家的海排房体积不大,家具摆设也因此做得格外袖珍,一张巴掌大的凳几简小粗陋,摇摇欲坠,仿佛大力点就会被压散开。

    陶粟哪里坐过这种凳子,她拽着男人衣角,小心翼翼努力保持平衡才不让自己掉下去。

    见她坐安稳了,顾川这才放心地蹲下身,继续忙活手里宰鱼的事。

    他生得强壮结实,身量挺拔高大,哪怕半蹲也比坐着的陶粟要高出整整一个头。

    顾家今年年末分得的海鱼不少,三百来斤里大的小的都有,足足大几十条,其中小的要被风干制成海鱼干,大的则被切块抹盐腌制成咸鱼。

    总之不管如何炮制,开膛破肚丢掉不能吃的鱼内脏是必不可少的步骤,这可是项大工程。

    陶粟来的时候,顾川和顾洋已经收拾好了一小半,排道旁的海水里散落着零星的鱼鳞和鱼血,气味有些腥气,更多待宰的海鱼则被网在薯藤做的渔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