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乐乐的声音小到已经完全听不见了,王思明还是听懂了,手里捏上杨乐乐的物件。“你该不会是,发骚了,想让我帮你摸,故意说的吧!男人这东西……”

    王思明还没说完,杨乐乐就不干了,企图想要从对方手里夺回自己的东西,只是那双手敌不过对方胯间一顶,软瘫了半个身子。王思明随意的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一个安全套,在杨乐乐的鸡巴上打了结。

    王思明的恶意,不是来自于强迫,而是他他每次都踩着对方可以接受的底线,让对方自己给出“答案”。杨乐乐不会是他的对手。

    在幽谷的异物,欢快的进出着,挤压着杨乐乐狭窄的甬道,压榨着贫瘠身体里储存的珍贵能量。

    安全套做的结很紧,何况王思明还有意拉扯,多余的手玩弄着开口的地方,用指腹恶意的揣摩,故意捏着铃口的皮肤,露出一个小圆洞,翻出里面的“新肉”。杨乐乐的手不受控制的想要阻挡对方的作恶,王思明恶魔般的声音就会在杨乐乐的耳边想起,仿佛他才是那个不守规矩的人。

    宾馆里,杨乐乐几乎都都要把那枕头都要揉碎了,大腿无论是敞开,还是闭合,都不是合适的方式,杨乐乐仿佛又回到了他自己手冲的那个时候,脑子里只是一片空白的疼,以及过电的酥麻感。

    杨乐乐觉得自己大概是坏了,就连腰都疼到不行,他想起自己那次之后,尿尿都疼到不行,眼泪噗呲就往下流了。

    “疼……”

    王思明停了下来,看着手里笔直的玩意儿,铃口不自主的一张一合,如同一个讨人喜欢的小嘴一样,而两颗卵蛋的皮肤都被撑开了一样,而腰身还在自主的摇摆着。“不是爽吗?”

    杨乐乐只缩着叫“疼……”,他不太能分得清这些感觉,自是对自己身体失控的恐惧。

    “你让我射三次,我就把你放开。”王思明诱哄着人。

    瞬间清明了些许的杨乐乐,点了点头,他薄唇讨好的亲吻着王思明,偶尔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在王思明的耳朵里好听到不行,他没有故意让杨乐乐主动发出声音,以着杨乐乐的性格,要是发现了,能把自己的嘴咬烂。

    王思明拍了杨乐乐的屁股两下,告诉对方,他可以自己动作,将鸡巴吃下去。

    三次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吧!王思明知道对方能忍,还死倔,就是那半哭的眼神看向王思明的时候,王思明都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红艳艳的性器,肿大了好一圈,只有之前打结的位置没有一点变化。

    两次结束的时候,杨乐乐瘫坐在王思明的身上,就是前面也流出了不少的组织液了。

    “小煤球,还有一次哦!”

    慌了两下神,杨乐乐撇了眼王思明,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爬索起来。他支撑不起自己的身体了,所以每次轻轻抬起之后,然后就会重重的落下,让饱受击打的地方,几乎有要打出一个口一样。

    最后一次,王思明倒是很体贴的很快时间就射出了,那双眼睛闪烁着熠熠的光,王思明那上自己的手机,丝毫没有避讳的在对方面前输入了密码,然后在是否删除那里点击上了杨乐乐想要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