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玄幻奇幻>拯救苦情方愈 > 被冷落的小脚原配(2)
    方愈老家在苏杭一带,是一小城的地主大户,方愈是家里的独子,从小被溺爱长大。

    方愈在上海找了间宾馆暂时住下,此后也不着急回家,四处瞎溜达,害得陈大河急在心头。

    “少爷,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老爷太太该等急了。”陈大河又催促道。

    “你去火车站守着票,哪天有票就买哪天吧!”方愈道。

    陈大河心头一喜,只要把少爷带回家,他这任务才算圆满。

    剩余的日子,方愈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闲逛着,毕竟来一趟民国,自然是要好好体会一翻这远东大都市的风情,而且回家总不能空手而归,离家几年,总要为家里人带些礼物回去。

    以前方愈不懂这人情世故,现在换了他,却是不能疏忽。

    陈大河买好了票,两人顺利上了火车。

    经过一翻波折,又是火车,又是汽车,又是坐船,总算在第三天下午到了家。

    太阳渐渐落下,天际一抹红云弥留,整个大地晦暗中透着一抹红,方愈携陈大河走在不太平整的青石街道上。

    因为天色已晚,街上行人少了许多,方愈眉心有一丝疲惫。

    方家大宅前,男男女女向外眺望,站最前头的中年富贵女人嘴里不停嘟囔着,“不是说今天到吗?怎么还不见人,急死人了。”

    站在年长女人身后的是个年轻姑娘,那姑娘梳着少妇发髻,约莫双十年华,杏仁眼,鹅蛋脸,穿着宽袍大袖的旗装,看着十足温婉可人。

    少女低垂着头,安静地站着,一声不吭。

    但是低垂的脸上同样含着几分期待,哪怕丈夫在新婚第二天就远渡重洋,四年未归,甚至来信也从未提起她一句。

    “是少爷,少爷回来了。”有人大喊。

    中年女人忙跑下了门前的台阶,迎了下去。

    “愈儿啊!你好狠的心啦,一声不吭出去四年,也不知道回家看看娘。”女人拍打着他的身体,哭道。

    “娘,有什么事咱们回家说,在外面让人看笑话了。”方愈扶住了女人的手臂,神色不见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