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科幻灵异>打满马赛克的花 > 躺入自己的棺材(1)
    历史在每一天重演。

    一旦上了年纪,最怕凛冬时节来临,并非那阵阵刺骨寒风令人难捱;而是灰sE天际未明之时,清晨倏然来到,不知又会接获哪位故友辞世的沉痛消息?

    带着必然X的风,无情地在背後推挤着。

    一个接一个,好似排队进入摩天轮车厢,

    一个又一个,何时我将成为下一个?

    一清早,整条捷运线已来回坐了两趟。

    我拄着手杖缓缓起身,慢慢地匀匀呼x1,和即将关上列车门的警示音形成对b,彷佛提醒我得好好把握剩下不多的生命。

    装作不经意却是明显的XSaO扰、无奈nV人的困窘、青春期男X的好奇、上班族的无力、甚至是偶尔瞧见的绝望感,同时盈满整个车厢。

    透不过气啊。

    列车依旧班班驶离,车门开阖吞吐。

    每踏出一步,就忆起今早看见的每一张脸:一个社会的真实缩影,然而,那之中并没有我的存在;或许曾经有过,但我欠缺了必要的自觉X,开始消失在社会的目光之中。

    坐在对面、手提购物袋的年轻孕妇,看起来心事重重。

    在她离去的捷运站旁明明有购物中心,为何非得绕去更远的地方购买笨重的木炭与烤r0U用具呢?

    年轻孕妇无奈的脸庞以及郁闷不堪的眼神,像极了七年前离开的老伴。她陪了我快五十年呢!想必临走前有很多话想慢慢吐出来,可是那时只独留眼神的G0u通。

    不好预感浮上心头。

    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人生道路,她必须为自己所选的道路负责。

    万一…她别无选择呢?

    人生越前进,可能的选项越来越少。

    老伴离开的当晚,我一夜未眠,茫然迷离的眼神,失焦地望着清晨第一道光打入寂寥卧室,却失去了再也熟悉不过的气味。那GU只能在记忆中追寻的气味,代表着此後真的是「一个人」走完剩下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