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唐人街探案日记 > 第005章 碎尸密码(开始篇)
    2018年6月1日早上7:00?天气:雨

    6月1日是儿童节,这是阴雨绵绵的一天,路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也许是因为还没有到上班和上课时间。身为犯罪学教授的芷若也因此落得清闲,但是这却并不是美好一天的开始。

    每天按照平时的习惯准时六点半起床,准备好今天要忙的一切后,返回二楼继续工作、看书,每天亦是如此。忙完之后,那时已是上午的八点整,离我的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平日里芷若家门口没啥人,也不会如此吵闹,今天却很反常,门口聚集一大群人,还有记者,完全跟菜市场一样,门庭若市。当时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见楼下很嘈杂,于是下楼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到门口便看见一群人在教授家门口议论着。有的人拿出手机拍照,有的人似乎很兴奋,有的人又仿佛很惊恐,但是他们好像在讨论什么事情。

    没多久后,警方赶到现场,对现场进行严密的警戒,而且顺眼望去,看到了穿白色衬衣的领导,于是我知道事情恐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了。教授打开了店门,顺着人群的目光向下望去,出现在我视线前却是用碎尸块拼成的稀奇古怪的形状,突如其来的画面场景着实把教授自己吓了一跳,但由于本身经验丰富,芷若很快从惊吓中缓解过来,并拿出手机对碎尸块进行拍照保存。

    教授心生好奇,这形状是什么呢?心中貌似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太熟悉了!可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了。不过有一点教授敢肯定的是那形状是一组密码,凶手用碎尸块拼成的密码。因为尸块拼成的形状有的是拿着一把枪在跳舞,有的是手上什么也没拿也在跳舞,有的......

    两名警察径直向芷若走了过来,并对芷若进行了初步的询问调查,问芷若有没有看见过什么陌生人或形迹可疑的人,因为这里每天来往的人比较多,要说陌生的或者形迹可疑的还真没有。而后警察并没有对芷若做过多的询问,他们也不相信那是教授干的。因为没有哪一个罪犯会把尸块故意摆放在自己家的门口,那不是砸了招牌吗,以后还有谁敢来这里唠嗑啊,肯定会引起许多话柄的。而且更不会把那么明显的证据露出来,那不是等着被抓捕归案吗。

    五分钟后,刑侦大队,连同现场勘查车一并来到了现场,从车上下来了两位警察,他们两位都是一杠三星的警衔,那是原本就和他们两位打过交道的警察,高的是王晓,刑侦大队大队长,稍微矮一点的是邓恺,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他们两位看见了询问芷若的民警,于是走了过来,说:“你们两位民警把这里的基本情况介绍一下,说一下有没有发现什么目击者。”

    “我们派出所接到群众的报警电话,群众在电话中说到,在A市某地方某街道的家门口发现了碎尸块。于是我们立刻出警,在五分钟之内赶到了案发现场,我们发现确实有尸块,并拼成了奇怪的形状,因此,我们立即通知了刑侦支队、法医以及刑事技术人员赶往现场勘察现场。在此期间,我们对发现尸块的第一发现者、报案人还有这位自称是‘犯罪学教授’许芷若进行了一一询问。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好了,我们都知道了。不过她的确是犯罪学教授,而且也是我们刑侦大队聘请来的犯罪顾问,你们只是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没事。现在你们可以对附近的楼房里的居民询问,问问有没有人看见是谁抛的尸块,现场有没有目击者。”

    “是,大队长!”

    王大队长接着吩咐下去:“其他民警对附近店面一一排查询问,看是否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然后王大转身对教授说,“芷若,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我是六点半起床然后从二楼下楼到一楼的,可是那时候我家门口空无一物,没有任何东西。我返回二楼的时间已经是上午八点,那时候正是上班、上学的高峰期,凶手想要在那个时间段抛尸而且还要拼成所需要的形状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那不是抛尸的最佳时间,那样做太容易被人发现,每一位有预谋的犯罪者都是不可能那么做的。所以我猜想凶手肯定是事先使用了某种手法,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完成一件基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你还发现了什么吗?”

    教授没有急着回答王大提出的问题,而是头脑在努力地回忆着这些形状代表什么意思。突然之间,在教授的脑海中闪过夏洛克·福尔摩斯,顿时豁然明白了那些尸块拼成的形状有点像跳舞的小人,又被称为“跳舞的人像”。

    “王大,你听说过跳舞的人像吗?”

    大队长疑惑不解,想:明明是我问她,她怎么反倒起来问我了?

    但王大队长还是回答道:“听过。那是柯南·道尔写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出现的密码。难道你是想说跳舞的人像和尸块拼成的奇怪形状有关?”

    “是。没错。我是想这么说的。因为密码是凶手故意拼成的,是一组用碎尸块所拼成的密码,所以被称之为‘碎尸密码’。看过《福尔摩斯探案集》都知道,那是一组跳舞的人像,经过密钥翻译最后得到的是:I?KILL?YOU!我要杀了你!很显然这是凶手给我下的恐吓书,他不想让我参加这次案件的调查。而且还有一点,王大你请看,这些尸块根本不足以构成一个人体,所以凶手肯定还有尸块在某个地方,那也许很有可能是下一封恐吓书的组成部分。”

    “芷若,我们还是不懂那跳舞的人像含义,不知道是怎么推断出来的,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是如何推断出尸块所代表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