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安做了一个梦。

    一个烈日炎炎的夏日,在老家闷热的堂屋里,地上的凉席上倒着一个少年,一本旧书遮住了脸。

    桌上摆了切开的半个西瓜,风扇发出鼓噪的声音,热风簌簌地吹乱了他的一头黑发。

    蝉鸣从屋外传来,正以用尽全力的鸣叫来证明它曾来过这个世界。然而杂乱无章的嘶鸣中仿佛夹杂了一种稚嫩的声音,一个孩子的声音。

    “……哥哥……哥哥!”

    李斯安坐起来,书本滑了下去,他逐渐看清楚了来人的脸。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儿,笑着跑到他身边。

    李泽昭一张漂亮的小脸儿被太阳晒得通红,头发湿漉漉地黏在额头上,手里拿着一朵白色的花儿。

    “婆婆给的漂亮花,”李泽昭把花放在李斯安的手里,“送给哥哥。”

    他垂眸看着手里白色的木芙蓉,如深秋清冷,占尽风情。

    但这朵开早了,与这夏日一点儿不搭。

    “给我花儿干什么?”

    李斯安做了一个梦。

    一个烈日炎炎的夏日,在老家闷热的堂屋里,地上的凉席上倒着一个少年,一本旧书遮住了脸。

    桌上摆了切开的半个西瓜,风扇发出鼓噪的声音,热风簌簌地吹乱了他的一头黑发。

    蝉鸣从屋外传来,正以用尽全力的鸣叫来证明它曾来过这个世界。然而杂乱无章的嘶鸣中仿佛夹杂了一种稚嫩的声音,一个孩子的声音。

    “……哥哥……哥哥!”

    李斯安坐起来,书本滑了下去,他逐渐看清楚了来人的脸。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儿,笑着跑到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