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还没走?”段淮刚刚结束一台手术,看见坐在办公室发呆的李斯安。

    “今天我值班。”李斯安回神道。

    段淮一拍脑袋,“我这脑子,忘了。”

    之后办公室再次陷入寂静。

    段淮注意到,李斯安这几日一直心神不宁,一脸死气沉沉的模样。

    就像……就像三年前那时候那样。

    “斯安,家里出事儿了?”段淮问。

    “没有,怎么这么问。”

    “……没什么,”段淮走近了说,“身体不舒服就找院长请个假,反正这几年你也没怎么休息过,院长肯定批给你的。”

    “我没事,只是最近没睡好而已。”

    “今天我替你,你回去休息。”段淮说。他习惯靠在李斯安桌子旁边。

    “怎么还没走?”段淮刚刚结束一台手术,看见坐在办公室发呆的李斯安。

    “今天我值班。”李斯安回神道。

    段淮一拍脑袋,“我这脑子,忘了。”

    之后办公室再次陷入寂静。

    段淮注意到,李斯安这几日一直心神不宁,一脸死气沉沉的模样。

    就像……就像三年前那时候那样。

    “斯安,家里出事儿了?”段淮问。

    “没有,怎么这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