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早,李斯安出门了。他习惯每天早上外出散步一小时。

    发生了昨晚那件事情总让他有些在意,他暂时不想一大早就与李泽昭打照面,因此起床外出的时间,比以往早了很多。

    李斯安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抬头发现了空中的几簇羽毛状的薄云,像绘于湛蓝画布上的一抹颜料。

    这种适度愉快的清晨时光,时常令他感到惬意。

    [br]

    “你去哪儿了?”

    李斯安到家时,李泽昭立马从沙发上起身,严肃地凝视着他。

    “去散步了。”他说。

    “你的手机呢?”李泽昭问。

    李斯安下意识摸摸口袋,随后忆起自己出去时太着急,落在房间了。

    回房拿到后看到有十几条来自李泽昭的未接来电。

    翌日清早,李斯安出门了。他习惯每天早上外出散步一小时。

    发生了昨晚那件事情总让他有些在意,他暂时不想一大早就与李泽昭打照面,因此起床外出的时间,比以往早了很多。

    李斯安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抬头发现了空中的几簇羽毛状的薄云,像绘于湛蓝画布上的一抹颜料。

    这种适度愉快的清晨时光,时常令他感到惬意。

    [br]

    “你去哪儿了?”

    李斯安到家时,李泽昭立马从沙发上起身,严肃地凝视着他。

    “去散步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