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泽昭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了,他想。

    那张五官分明的脸已褪去了青涩,一种沉静的美在他脸上绽开。

    李泽昭的皮相生得好极了,像多年前李斯安彼时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时一样惊艳。如今他长得越来越像她了。

    李斯安把毛巾扔过去,盖住了李泽昭近乎审视的目光。

    “把头发擦擦。”他说。打发人出去后,自己拿了衣服去了浴室。

    李泽昭随便擦了擦身上的水,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套衣服换上,走到客厅阳台上靠在那儿。他看着浴室的门。雨水疯狂敲打阳台的玻璃,斑驳了窗外的景象,雨声大到盖住了李斯安洗澡时的水声。[br]

    李斯安出来的时候,走到客厅里,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李泽昭从亮灯的房间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张薄毯。

    他问怎么了,李泽昭领着他往房间走,往床上一指。

    “……”看着被雨打湿的床单,李斯安心想忘了下午把窗户打开通风这事儿了。

    李泽昭安慰他:“没事的,我可以睡沙发。”

    李泽昭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了,他想。

    那张五官分明的脸已褪去了青涩,一种沉静的美在他脸上绽开。

    李泽昭的皮相生得好极了,像多年前李斯安彼时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时一样惊艳。如今他长得越来越像她了。

    李斯安把毛巾扔过去,盖住了李泽昭近乎审视的目光。

    “把头发擦擦。”他说。打发人出去后,自己拿了衣服去了浴室。

    李泽昭随便擦了擦身上的水,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套衣服换上,走到客厅阳台上靠在那儿。他看着浴室的门。雨水疯狂敲打阳台的玻璃,斑驳了窗外的景象,雨声大到盖住了李斯安洗澡时的水声。[br]

    李斯安出来的时候,走到客厅里,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李泽昭从亮灯的房间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张薄毯。

    他问怎么了,李泽昭领着他往房间走,往床上一指。

    “……”看着被雨打湿的床单,李斯安心想忘了下午把窗户打开通风这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