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照片里的男生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人还是这个人,只是面容削瘦得厉害,眼眶凹陷,颧骨明显向外突出,皮肤苍白,一张脸上毫无血色,像是病了很久的人,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确定啊,”夏莉说,“现在胖了点是不是?”

    李斯安想,这哪里是胖了一点,简直完全变了一个人。

    “还有一张,是全身照。”夏莉往左翻了一张。

    李斯安呼吸变得艰难,怎么走的时候好好的一个人,去了国外就变成了这副样子了?

    “他那时候简直瘦得皮包骨头,”夏莉说,“我比他高一届,他刚来的时候我没见过他,我们是在他大二的时候才认识的,我在那时候碰巧搬进了他住的那家华人寄宿家庭,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他三年就把大学课程和研究生学位拿到手了,大家都说他是天才,可只有我知道他背地里付出了什么。”

    她看了眼李斯安的脸色,问道:“你想知道吗?

    “他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学习。他一直很孤僻,所以没有朋友,也没有社交,其他空余时间大多都在图书馆呆着。他好像没有什么体力消耗,所以吃的也很少。起初我也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拼命,直到有天他告诉我,半年后他应该就可以回国了。

    “从那天开始,他开始增肥,锻炼身体,练习拳击,半年时间把自己养成现在这个健康的样子。

    “我总感觉他很孤独,因为他经常对着一张照片发呆,我没见过他那张照片,他从来不让别人看。”

    31

    照片里的男生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人还是这个人,只是面容削瘦得厉害,眼眶凹陷,颧骨明显向外突出,皮肤苍白,一张脸上毫无血色,像是病了很久的人,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确定啊,”夏莉说,“现在胖了点是不是?”

    李斯安想,这哪里是胖了一点,简直完全变了一个人。

    “还有一张,是全身照。”夏莉往左翻了一张。

    李斯安呼吸变得艰难,怎么走的时候好好的一个人,去了国外就变成了这副样子了?

    “他那时候简直瘦得皮包骨头,”夏莉说,“我比他高一届,他刚来的时候我没见过他,我们是在他大二的时候才认识的,我在那时候碰巧搬进了他住的那家华人寄宿家庭,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他三年就把大学课程和研究生学位拿到手了,大家都说他是天才,可只有我知道他背地里付出了什么。”

    她看了眼李斯安的脸色,问道:“你想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