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丰满的欲望就像盛夏成熟的玫瑰。周围弥漫起甜腻的香味,鼻尖之下的呼吸糅杂交缠,纯男性的喘息和接吻声显得杂乱无章,这场以夜幕为屏的亲吻令人止不住地沉溺其中。

    对方的手强劲有力地禁锢着李斯安,将他的整个身体都压向身后的树干。他的下颌角被卡着,整个下巴都被控制,对方的舌头像一条狡猾的蛇一样缠绕他的欲望。

    对方的嘴唇冰凉,含着他同样冰凉的唇吮吸,舌尖钻进去,急切又青涩地寻找他的舌头,舔弄敏感的上颚。李斯安挣扎,手腕却传来惩罚般的剧痛。

    舌头互相勾缠着,很快他便感到氧气的缺失,涎水顺着合不上的唇角留下,鼻尖呼出的气息愈加不稳,周围散发着甜腻的喘息,男人吸吮着他的嘴唇发出的水声啧啧作响。

    “呜……”李斯安眉头紧皱,呼吸不畅导致他眼角泛起水光,隔着金丝眼镜,在深蓝的夜光中闪烁。

    对方将腿抵在他的双腿之间,时不时蹭过他的欲望。上面依旧得不到富裕的氧气,他的喉间开始小声地呜咽,痛苦的同时却掺杂着欲望的快感。当男人每每碰到他的性器时,他感到浑身发软,一股异样的酥麻便直击天灵,冲击着他为数不多的清醒。

    “够唔……”刚刚得到的喘息机会被取消,男人顷刻又吻上去,啃咬他的下唇,发出更加粗重的喘息。

    李斯安的欲望在这场亲吻中迸发,性器被对方撩拨着勃起,禁锢在内裤里。他双腿发软地颤抖着,只能靠对方的手臂撑住摇摇欲坠的身子。

    对方松开了李斯安的手,探进他的衣服里。另一只手也不再禁锢他的脸,而是轻柔将他的眼镜推上去,吻从唇上辗转到他微微颤抖的眼睫上,吻去了他眼尾的泪。

    冰凉的手触碰到李斯安的腰间时,被他猛地推开后退了一步。下一刻,他用尽力气朝着对方的脸上打了一巴掌,慌忙地、步伐凌乱地跑开了。

    20

    丰满的欲望就像盛夏成熟的玫瑰。周围弥漫起甜腻的香味,鼻尖之下的呼吸糅杂交缠,纯男性的喘息和接吻声显得杂乱无章,这场以夜幕为屏的亲吻令人止不住地沉溺其中。

    对方的手强劲有力地禁锢着李斯安,将他的整个身体都压向身后的树干。他的下颌角被卡着,整个下巴都被控制,对方的舌头像一条狡猾的蛇一样缠绕他的欲望。

    对方的嘴唇冰凉,含着他同样冰凉的唇吮吸,舌尖钻进去,急切又青涩地寻找他的舌头,舔弄敏感的上颚。李斯安挣扎,手腕却传来惩罚般的剧痛。

    舌头互相勾缠着,很快他便感到氧气的缺失,涎水顺着合不上的唇角留下,鼻尖呼出的气息愈加不稳,周围散发着甜腻的喘息,男人吸吮着他的嘴唇发出的水声啧啧作响。

    “呜……”李斯安眉头紧皱,呼吸不畅导致他眼角泛起水光,隔着金丝眼镜,在深蓝的夜光中闪烁。

    对方将腿抵在他的双腿之间,时不时蹭过他的欲望。上面依旧得不到富裕的氧气,他的喉间开始小声地呜咽,痛苦的同时却掺杂着欲望的快感。当男人每每碰到他的性器时,他感到浑身发软,一股异样的酥麻便直击天灵,冲击着他为数不多的清醒。

    “够唔……”刚刚得到的喘息机会被取消,男人顷刻又吻上去,啃咬他的下唇,发出更加粗重的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