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室友都馋我身子 > 第七章在客厅里竹马
    周思远这一回被干得很惨,本来就是个雏儿,偏偏郑南也没有经验,所以周思远被操到肛裂。

    好在郑南家有家庭医生,才免了他去医院面对各种异样眼光的耻辱。

    周思远在床上躺了两天,第三天忍着后穴隐秘的疼痛跑了,也没回宿舍,郑南气得砸了一屋子的东西。

    “小远是怎么回事?怎么都不跟我们说就请假了?”陈西忧心忡忡地说。

    韩东反坐在椅子上,下巴搭在椅背上,整个人像霜打了的茄子,蔫吧地说:“远哥好狠心,居然把我都抛弃了。”

    宋铭听着室友谈论,没有发表意见,但是摆在桌上的试卷,也一个字都没写上去。

    “诶,郑南,你不是跟小远很熟吗?你知道他家在哪儿吗?我实在放心不下,想去看看他。”陈西问道。

    郑南脸色阴沉,冷冷地说:“我要是知道他家在哪儿还有你什么事?”

    陈西想到那晚上的事,自觉地闭上了嘴。

    郑南紧紧捏着手中的杯子,怒火在不断地上涨,周思远,你给我等着,这回我不打断你的腿。

    周思远这一回被干得很惨,本来就是个雏儿,偏偏郑南也没有经验,所以周思远被操到肛裂。

    好在郑南家有家庭医生,才免了他去医院面对各种异样眼光的耻辱。

    周思远在床上躺了两天,第三天忍着后穴隐秘的疼痛跑了,也没回宿舍,郑南气得砸了一屋子的东西。

    “小远是怎么回事?怎么都不跟我们说就请假了?”陈西忧心忡忡地说。

    韩东反坐在椅子上,下巴搭在椅背上,整个人像霜打了的茄子,蔫吧地说:“远哥好狠心,居然把我都抛弃了。”

    宋铭听着室友谈论,没有发表意见,但是摆在桌上的试卷,也一个字都没写上去。

    “诶,郑南,你不是跟小远很熟吗?你知道他家在哪儿吗?我实在放心不下,想去看看他。”陈西问道。

    郑南脸色阴沉,冷冷地说:“我要是知道他家在哪儿还有你什么事?”

    陈西想到那晚上的事,自觉地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