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随着第三次的额头触地,银笙香只觉得全身力气被抽空,眼角的眼泪也因为这动作而偷偷低落在地。

    起身,泪水早已和雨水混合在一起,虽满身污泥狼狈不堪,可她同样身型玉立。

    “鳏夫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