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穿越历史>[GB]女攻男受短篇合集 > 千金1-大小姐捡狗
    在胥城里住着,要知道的第一条规矩就是:别惹谢家三小姐。

    不知情者听了这话总要倒吸一大口气,暗想这位三小姐得是怎样一个母夜叉。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谢婉凝其人并非丑头怪脸、凶神恶煞之人,相反,她正值及笈之年,小脸白净眉眼弯弯,笑起来能把人的心都融化,连脸颊和眉下那几点小痣都显得分外可爱。

    别惹谢家千金,暗里意思是别惹谢家。谢家非官非武,靠着同西域的贸易发家,两三代人便积攒下旁人艳羡不已的财富,成了胥城首屈一指的富庶之家。谢家父母伉俪情深,头胎诞下一个女婴,一家人爱得不行,可城里疫病盛行,小婴孩发起烧来,没几天便夭折了。谢母大受打击,抱病卧床静养三年有余。病愈几年后生下的两个都是男孩,一家人年年求神拜佛,第三胎终于求来一个女儿。

    谢家当作是上天赐福,对谢婉凝那真是事事上心,捧在手里怕化了——女诫女训她读得心烦,那不读也罢;女人家学的活计她不喜欢,那就不学,谢家主发话,我们婉凝不是生来伺候人的。谢三小姐从小就被放养,想做什么没人拦着,还是那句老话,她想要天上的月亮谢家都会摘来给她。谢婉凝在家里被宠得无法无天,爬树抓鸟、骑马捞鱼,摘下院里最美的玉兰制成香囊送给母亲,和兄长学写长诗一首赠予父亲,玩劲儿上来就拉着婢女到集市上瞎逛。长到十五岁,夫子认不得几个,和街边商贩倒是关系甚佳。

    这天谢婉凝在宅子里待着无事可做,想起闺中密友说过丹桂巷新开的烧饼摊多受欢迎,当即便换了轻便衣衫,携婢女小梅一道出门。谢婉凝脚步轻快心情愉悦,身后小梅却暗自紧张:原本照顾三小姐的丫鬟告丧回乡,她临时被分配来服侍,久闻谢家三小姐大名,总要误会她是个不近人情的人,心里难免有些拘束,跟在谢婉凝身后,手脚都有些不知道往哪放。好不容易替三小姐买来烧饼,一不留神竟被乞丐钻了空子,拉住谢婉凝向她讨饭。

    “哎呀!快放手!小姐岂是你能碰得?”小梅吓得不轻,三小姐千金之躯,哪里能给乞丐的脏手玷污,小梅又急又怕,弯腰要去赶他,却被谢婉凝拦住了。

    乞丐看上去实在惨不忍睹:他的左脸高肿,只能眯缝着左眼看人,鼻子下面是两道干涸的血迹,脸上没几处好地方,想也知道是被人揍了一顿。此刻乞丐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几乎是趴在地上,用尽力气拽着谢婉凝的衣角,像流浪狗一般垂涎她手里的烧饼。

    谢婉凝没见过这种惨状,多少有点愤愤不平,欺负乞丐算什么,不过几个烧饼,给人家不就是了?她蹲下身递出烧饼,乞丐好像一时没反应过来,维持原先的动作,张着嘴巴傻呆呆看她。

    “不必惊讶,放心吃吧。”谢婉凝又将烧饼往前递了递,乞丐这才挣扎着起身,接过烧饼狼吞虎咽。吃完三个大饼,乞丐朝她点头行礼,嘴里发出嘶哑的啊啊声。

    谢婉凝蹲着,平视他的眼睛问道:“你不会说话吗?”乞丐点点头又摇摇头,耷拉着肩膀,十分沮丧的样子。谢婉凝仔细打量他,乞丐看上去年龄不大,脸上除了血迹伤痕就是灰尘,没一处干净地方,如同一只灰扑扑的蛾子,一对黑亮眼睛里装着些企盼,又像觉得僭越一般,匆忙低下头去。

    “你这样的人,在胥城是要被欺负死的!”三小姐看着他袖管里青一块紫一块的小臂,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你要是没地方去,跟我回家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