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16
    我们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彼此间的距离近到鼻息都在暧昧的火光中拉扯。苏怀璧吻上我的唇,轻轻舔舐,而后用舌尖抵开我的牙关,缠住我的舌尖,在引人遐想的啧啧水声中,他的手顺着我的后颈往下,一路滑过脊背,最后落到腰间。

    他解开我的腰带,脱下我的里衣,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时我不禁打了个哆嗦,苏怀璧却一时没了动作,我朝他看去,发现他盯着我的锁骨发呆,半晌才用低哑的嗓音道,“宝宝,你好白。”

    其实苏怀璧也很白,只不过我是天生的冷白皮,手腕上的血管都是靛紫色的。苏怀璧的手从颈侧滑到锁骨,而后停留在胸前,他盯着我胸前的肉粒,细长的手指好奇地拨了拨,引得我脊椎骨一阵酥麻。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很奇怪的感觉,比接吻更让我颤栗,苏怀璧显然也注意到了我的反应,继续用手指揉捏我的乳尖,我两手抵在他肩上,指节用力的泛白才让我忍住了喉咙中的呻吟。

    苏怀璧玩够了这里,手就要向下探去,我却还没觉得过瘾,一种莫大的空虚感就从心底涌了上来,我想起那个荒谬的梦,忍着羞耻开口问他,“不……舔吗?”

    苏怀璧的手顿住了,那眼神仿佛在询问我要舔哪里,我一不做二不休,抓着他的手放到自己微微挺立的乳头上,柔声道,“小怀哥哥,你舔这里好不好?”

    苏怀璧只愣了一瞬,随即笑着低头用舌尖轻轻舔了一下,我瞬间弹起来想要将东西往他嘴里送,我难耐地求道,“哥哥,含在嘴里舔。”

    苏怀璧自然不会拒绝我,他对我向来是予取予求。他含住我的乳尖,无师自通地用舌尖在乳圈轻轻打转,我的手指揪着他的发丝,用尽全力克制住想要将他往我胸口摁的冲动,苏怀璧却像感应到了我的想法一般,将乳圈含的更深了,他像吃奶一样吮吸着我的乳头,而我带着他的手去照顾寂寞的另一边,苏怀璧只碰了两下就将手拿开了。他笑着说,“宝宝,你顶到我了。”

    他的手向下探去,隔着裤子揉了揉我的阳具,我难耐地哼了一声,苏怀璧将这边的乳头吸的又红又肿,转而去含另一边,手从我的亵裤钻进去握住了那根早就挺立的宝贝。

    他上边的嘴舔着我的乳头,下边的手撸动着我的玉茎,我向后倒在桌前,手胡乱向后找支撑点,混乱中将桌上的碗筷都打翻到地上,那金釉彩丝的瓷碗就这样四分五裂,我惊了一声,苏怀璧却恍若未闻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我的注意力顿时被拉了回来。

    苏怀璧伺候我出来了一次,在我结束时不停地亲吻我的额头、脸颊、眉心、鼻尖,最后吻在我的眼睛上,说宝宝,我好爱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