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13(过渡章)
    雪梨银耳羹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

    不是因为膳房做的有多好吃,而是因为那是唯一一道苏怀璧不喜欢的,也是唯一一道我可以光明正大吃完一整碗的菜品。

    小时候我还不懂事,不明白为什么苏怀璧可以和父亲外祖父一同用膳,我却只能等大家用完膳后吃苏怀璧剩下的残羹剩饭。我吃的每一道菜都是三三两两,肉很少,剩的最多的是青椒和葱,小孩子吃不了辣,所以我常常饿着肚子入眠。

    那个时候我每天都祈求膳房做雪梨银耳羹,这样我就不会半夜因为饥饿哭着醒来,更不会因为哭声吵到嬷嬷,而受到责骂与惩罚。

    嬷嬷很聪明,不会做一些会在我身上留下痕迹的事,更不会打我,惩罚是诸如给我放冷水洗澡,扔掉我心爱的东西,偷偷烧掉先生留给我的作业,让我第二天因为交不上东西罚站一整天。

    我每天最开心的事,不是先生夸我字写得好,也不是父亲在叮嘱苏怀璧时会捎带上一句“你也是”,而是放学跑到膳房看到案板上有新鲜的雪梨。

    我不禁为年幼的自己感到悲哀,我连最喜爱的东西,都是苏怀璧不要才施舍给我的。

    可是要说我恨苏怀璧,或者恨宁王,恨府里的嬷嬷吗?

    不,我对他们没有恨这种感情,正如同我没有爱一样,我也没有恨。

    比起厌恶、埋怨、嫉妒,我更想要远离这个家,远离苏怀璧。他不是造成我悲哀童年的罪人,他是见证了这场悲剧,并会用一生来提醒我那段不堪过往的证人。

    可从他回来的那一天起,一切都脱了轨。那个错乱的吻,那日坦白的心扉,那些心底的酸涩与刺痛,无一不证实着一件事——我爱他。

    多么荒谬的结论。

    雪梨银耳羹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

    不是因为膳房做的有多好吃,而是因为那是唯一一道苏怀璧不喜欢的,也是唯一一道我可以光明正大吃完一整碗的菜品。

    小时候我还不懂事,不明白为什么苏怀璧可以和父亲外祖父一同用膳,我却只能等大家用完膳后吃苏怀璧剩下的残羹剩饭。我吃的每一道菜都是三三两两,肉很少,剩的最多的是青椒和葱,小孩子吃不了辣,所以我常常饿着肚子入眠。

    那个时候我每天都祈求膳房做雪梨银耳羹,这样我就不会半夜因为饥饿哭着醒来,更不会因为哭声吵到嬷嬷,而受到责骂与惩罚。

    嬷嬷很聪明,不会做一些会在我身上留下痕迹的事,更不会打我,惩罚是诸如给我放冷水洗澡,扔掉我心爱的东西,偷偷烧掉先生留给我的作业,让我第二天因为交不上东西罚站一整天。

    我每天最开心的事,不是先生夸我字写得好,也不是父亲在叮嘱苏怀璧时会捎带上一句“你也是”,而是放学跑到膳房看到案板上有新鲜的雪梨。

    我不禁为年幼的自己感到悲哀,我连最喜爱的东西,都是苏怀璧不要才施舍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