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14(苏怀璧视角)
    我叫苏怀,是舍生阁的一名密探。

    师父让我去刺杀宁国公世子,对方和我一样姓苏,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苏白砚。

    失手在我的意料之内,我并不想伤害他,他是一个很善良的好人,没有杀了我,而是告诉我我叫苏怀璧,是他的亲生哥哥。

    对此我持怀疑态度,但他说的话让我产生了动摇。他念了一首诗,“砚温融冻墨,瓶暖变春泉”,声音很好听。记忆里,似乎有一位女性也念给我听过,只是我不记得她是谁了。

    苏白砚排了两个时辰的长队为我买桂花糕,桂花糕很腻,并不好吃,我却吃完了一整娄。看着他对我笑,我觉得心里闷的慌,我对他一直怀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起初我并不知道那种情绪是什么,直到他吻了我,我才明白,那种情绪是心疼。

    很奇怪,我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产生过这种情绪,但是在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被这种情绪包围了。看着他被我划伤的脸,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惊慌与愤怒,我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心口疼。

    他对我很好,他记得“我”所有的喜好与忌讳,神奇的是,他口中的“我”和现实里的我竟出奇的相似,或许这也是他认错我是他哥哥的原因。

    他知道我怕水,就吩咐下人在雅泉边筑上围栏,他叮嘱膳房不许放葱和青椒,不能做雪梨银耳羹,这一点我倒是和“苏怀璧”有些不同,我最喜欢的便是雪梨银耳羹,不过我没有反驳他。

    那一夜,他冒着雪来找我,没有撑伞,红衣淋了一身白,我有些生气,惹他不高兴了,所以我主动吻了他。

    他说“我”喜欢男人,这也是最能证明我不是苏怀璧的一点,我对男人并没有感觉,但是我不排斥亲吻他,所以他第一次吻我时我并没有推开他。

    苏白砚的嘴唇很柔软,是与那狡黠外表不同的乖巧,他的眼睛很亮,像在西域的岩洞里才会见到的矿石。我和苏白砚的样貌确实有几分相像,只不过他的眼型更狭长,眼尾更上挑,墨色瞳孔如夜空中的群星,一闪一闪发着亮。

    苏白砚与我叙述着“我们”幼时发生的事,我听着那些美好的过往,仿佛自己也经历了一遍,但记忆深处告诉我不是这样的,因为苏白砚似乎一直很难过。

    我叫苏怀,是舍生阁的一名密探。

    师父让我去刺杀宁国公世子,对方和我一样姓苏,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苏白砚。

    失手在我的意料之内,我并不想伤害他,他是一个很善良的好人,没有杀了我,而是告诉我我叫苏怀璧,是他的亲生哥哥。

    对此我持怀疑态度,但他说的话让我产生了动摇。他念了一首诗,“砚温融冻墨,瓶暖变春泉”,声音很好听。记忆里,似乎有一位女性也念给我听过,只是我不记得她是谁了。

    苏白砚排了两个时辰的长队为我买桂花糕,桂花糕很腻,并不好吃,我却吃完了一整娄。看着他对我笑,我觉得心里闷的慌,我对他一直怀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起初我并不知道那种情绪是什么,直到他吻了我,我才明白,那种情绪是心疼。

    很奇怪,我很少或者说几乎没有产生过这种情绪,但是在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被这种情绪包围了。看着他被我划伤的脸,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惊慌与愤怒,我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心口疼。

    他对我很好,他记得“我”所有的喜好与忌讳,神奇的是,他口中的“我”和现实里的我竟出奇的相似,或许这也是他认错我是他哥哥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