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15
    秦江的最后一场雪下的格外大,似要卷尽这片土地的每一粒尘埃。我翕上门窗,走到嬷嬷准备好的火盆旁,望着桌上的食盒发呆。

    苏怀璧走到我面前,纤长的手指解开我的羽氅系带,他脱下我的羽氅后才去解自己的,而后将一黑一白挂在衣架上。

    苏怀璧打开食盒,取出放在里面的瓷碗和瓷勺,上面涂着彩釉,是苏怀璧在儿时那场射弈比赛中胜出得来的赏赐,没记错的话是瓷器大师吴承的手笔,是重金难求的宝物。

    我坐在榻上拿着瓷勺,小口地品尝着雪梨和银耳,雪梨炖的沙甜,银耳鲜嫩可口,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模一样。

    苏怀璧坐在一旁看着我,露出很淡的笑容。他的衣衫和鞋袜都湿了,刚才教下人拿了新的换上,此时一身白衣,黑发高束成马尾,嘴唇被暖成很鲜艳的红。

    他的长相和气质其实很清风明月,我却觉得他像一个魅惑人心的妖怪,妖怪缓缓开口问,“霜儿,你还生哥哥的气吗?”

    我握着瓷勺的手顿了顿,抬眼问他,“我为什么要生气?”

    苏怀璧不说话了,这副沉默的模样更让人觉得火大,我放下勺子缓缓道,“苍山别院的事,你知道多少?”

    苏怀璧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他看着我说,“旻安十九年,太子被囚禁于苍山别院地牢,经历了宁王长达三年的私刑折磨,于旻安二十二年下落不明,至今未见尸骨。”

    与我知道的信息所差无几,我接着问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宁王想从太子那问出什么?”

    苏怀璧沉默了,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再回答的时候,他开口道,“宁熙世国公的坟陵。”

    我顿时心底一沉,“他想要……”

    “嘘。”苏怀璧用手指抵住我的嘴唇,他温柔地笑了,“宝宝,别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