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09
    我躺在床上,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跪在屏风后的林忻。

    “属下罪该万死,求殿下责罚。”

    我坐起身,扶着脱臼的左臂,垂眼问,“前门的暗哨何时换的。”

    “属下……不知。”

    我闭上眼,不再开口。

    这件事怪不得林忻无用,而是宁王太过精明。我安插在府里的眼线会由林忻定时查探确认,而宁王能抓住这个空隙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换掉,又恰好在我需要用人前令我无法察觉。

    好手段。

    我技不如人,只能愿赌服输。

    但输的不是我。

    林忻想帮我把手臂接好,被我回绝了,若我想接早在回到月居别院时就能接好,留着这条断臂到现在,是因为它还有可利用的价值。

    而这个价值……

    我躺在床上,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跪在屏风后的林忻。

    “属下罪该万死,求殿下责罚。”

    我坐起身,扶着脱臼的左臂,垂眼问,“前门的暗哨何时换的。”

    “属下……不知。”

    我闭上眼,不再开口。

    这件事怪不得林忻无用,而是宁王太过精明。我安插在府里的眼线会由林忻定时查探确认,而宁王能抓住这个空隙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换掉,又恰好在我需要用人前令我无法察觉。

    好手段。

    我技不如人,只能愿赌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