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11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地牢里的水涌了上来,我知道我该走了,而我的哥哥还要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承受水刑。我蹲在刑椅前扒开他的亵裤,在苏怀璧诧异的眼神中将那块硬物含了进去。

    我笨拙地吞咽着柱身,用舌根去缠绵他的性物,苏怀璧连腌臜之物都是干净的,很淡的腥膻味充斥着我的口腔,我试着用舌尖去舔他柱身上的经脉,得来的是更剧烈的颤抖。

    直至水蔓延至我的鼻尖,苏怀璧才在我的口中结束,我用手边的水抹去脸上的白浊,嘴里的只能尽数吞咽下去。走之前苏怀璧拉着我接吻,我在他耳边轻声道,“这样哥哥受刑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我看到他眼中的情绪一变再变,最终停留在歉意上,他拉着我说抱歉,说都是他的错。

    他有什么错呢?是不该吻我,还是不该与我做这种荒谬之事?

    苏怀璧摇摇头,说他不该这么晚才回到我身边。

    他一直在心疼我受苦,连我自己都不觉得苦的地方却让他止不住泪。我看着水面漫过那双和田玉般的眼睛,那对棕色的瞳仁看着我,像一段无声的道别。

    回到月居别院时林忻正赶回来,说圣上亲临。我赶到前院接驾时,看到宁王一向祥和的脸色有了变化,庭宥帝说寻到一位江湖郎中,医术很是高明,特请来给世子看病。

    庭宥帝这步棋着实走的高明,苏怀璧是真的行刺之人,而指使苏怀璧的人——即使他什么都不说,我也能猜到。

    不是别人,正是庭宥帝。

    二人如何暗中联手,何时达成合作我一概不知,我只知道两人走这一步的目的就是彻查宁王府,太子一事庭宥帝已然怀疑到宁王头上。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地牢里的水涌了上来,我知道我该走了,而我的哥哥还要在暗无天日的牢房里承受水刑。我蹲在刑椅前扒开他的亵裤,在苏怀璧诧异的眼神中将那块硬物含了进去。

    我笨拙地吞咽着柱身,用舌根去缠绵他的性物,苏怀璧连腌臜之物都是干净的,很淡的腥膻味充斥着我的口腔,我试着用舌尖去舔他柱身上的经脉,得来的是更剧烈的颤抖。

    直至水蔓延至我的鼻尖,苏怀璧才在我的口中结束,我用手边的水抹去脸上的白浊,嘴里的只能尽数吞咽下去。走之前苏怀璧拉着我接吻,我在他耳边轻声道,“这样哥哥受刑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我看到他眼中的情绪一变再变,最终停留在歉意上,他拉着我说抱歉,说都是他的错。

    他有什么错呢?是不该吻我,还是不该与我做这种荒谬之事?

    苏怀璧摇摇头,说他不该这么晚才回到我身边。

    他一直在心疼我受苦,连我自己都不觉得苦的地方却让他止不住泪。我看着水面漫过那双和田玉般的眼睛,那对棕色的瞳仁看着我,像一段无声的道别。

    回到月居别院时林忻正赶回来,说圣上亲临。我赶到前院接驾时,看到宁王一向祥和的脸色有了变化,庭宥帝说寻到一位江湖郎中,医术很是高明,特请来给世子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