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08
    “哥、哥。”

    我含着泪看着七岁的苏怀璧,口音不清的重复着同一个字,“疼疼、疼。”

    苏怀璧脸一下白了,他盯着我的手指,连忙抱起我去找守在门口的嬷嬷。

    那时候我才两岁,虽不算重,也够将年幼的苏怀璧累的出汗,他哼哧哼哧的抱着我,那张圆润的小脸在嬷嬷的惊叫声中变得愈发惨白。

    直到府医赶来给我包扎,苏怀璧的脸色还不见好转,我抬头看他,发现那双和田玉般的眼中蓄满了泪。大大的眼睛中,闪烁的泪光如满匣剔透丰润的珍珠,藏在苏怀璧棕色的瞳仁里,仿佛一戳就会破。

    嬷嬷看到苏怀璧这副模样心都要碎了,忙安慰道,“小世子没事的,世子别难过,你看,小世子还笑着看哥哥呢。”

    按理来说我是听不懂嬷嬷的话的,但不知道是不是气氛使然,或者我真的天赋异禀,当即对苏怀璧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软哝道,“哥哥,哭、哭,笑。”

    嬷嬷听了笑道,“小世子这是在让世子不要哭,要笑。”

    苏怀璧眨着眼睛看看怀里的我,用袖子抹了把眼睛,对我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哥哥不哭了,霜儿。”

    ……

    “哥、哥。”

    我含着泪看着七岁的苏怀璧,口音不清的重复着同一个字,“疼疼、疼。”

    苏怀璧脸一下白了,他盯着我的手指,连忙抱起我去找守在门口的嬷嬷。

    那时候我才两岁,虽不算重,也够将年幼的苏怀璧累的出汗,他哼哧哼哧的抱着我,那张圆润的小脸在嬷嬷的惊叫声中变得愈发惨白。

    直到府医赶来给我包扎,苏怀璧的脸色还不见好转,我抬头看他,发现那双和田玉般的眼中蓄满了泪。大大的眼睛中,闪烁的泪光如满匣剔透丰润的珍珠,藏在苏怀璧棕色的瞳仁里,仿佛一戳就会破。

    嬷嬷看到苏怀璧这副模样心都要碎了,忙安慰道,“小世子没事的,世子别难过,你看,小世子还笑着看哥哥呢。”

    按理来说我是听不懂嬷嬷的话的,但不知道是不是气氛使然,或者我真的天赋异禀,当即对苏怀璧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软哝道,“哥哥,哭、哭,笑。”

    嬷嬷听了笑道,“小世子这是在让世子不要哭,要笑。”

    苏怀璧眨着眼睛看看怀里的我,用袖子抹了把眼睛,对我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哥哥不哭了,霜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