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07
    太子战死的消息于旻安二十二年流传开来,太子是否真的身死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宁王将人在天子脚下囚禁了三年有余。

    看着坐在宴席上方睥睨的庭宥帝,我不禁腹诽,万人之上九五之尊又如何?还不是照样被放逐千里之外的宁国公耍的团团转?

    乐奏声起,秦江最好的舞姬在宴席中央袅袅生姿,觥筹相错间,我隐约听到圣上对宁王提到了苏怀璧。

    正当我准备细听时,身影摇曳的舞姬突然被一箭穿心,紧接着躲在暗处的侍卫们一拥而上,将庭宥帝齐齐护在中央。

    一众臣候皆大惊失色,侍卫们纷纷围上来,混乱中宁王冲箫存打了个手势,箫存随即带着暗卫追捕放箭之人。

    庭宥帝倒没有受惊的样子,仍旧面色平静地坐在宴席上方,须臾他开口道,“宁王,孤鲜少过问秦江诸事,如今看来,是孤懈怠了。”

    宁王跪地行礼,“禀陛下,是臣失职。臣已派人前去捉拿刺客,求陛下责罚。”

    庭宥帝摩挲着手里的酒杯,忽然抬眼看向我,“孤听闻,世子回来了?”

    我跪下道,“回陛下,兄长已然回府。”

    庭宥帝若有所思地微微颔首,“孤记得,世子的箭术相当不错。”

    太子战死的消息于旻安二十二年流传开来,太子是否真的身死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宁王将人在天子脚下囚禁了三年有余。

    看着坐在宴席上方睥睨的庭宥帝,我不禁腹诽,万人之上九五之尊又如何?还不是照样被放逐千里之外的宁国公耍的团团转?

    乐奏声起,秦江最好的舞姬在宴席中央袅袅生姿,觥筹相错间,我隐约听到圣上对宁王提到了苏怀璧。

    正当我准备细听时,身影摇曳的舞姬突然被一箭穿心,紧接着躲在暗处的侍卫们一拥而上,将庭宥帝齐齐护在中央。

    一众臣候皆大惊失色,侍卫们纷纷围上来,混乱中宁王冲箫存打了个手势,箫存随即带着暗卫追捕放箭之人。

    庭宥帝倒没有受惊的样子,仍旧面色平静地坐在宴席上方,须臾他开口道,“宁王,孤鲜少过问秦江诸事,如今看来,是孤懈怠了。”

    宁王跪地行礼,“禀陛下,是臣失职。臣已派人前去捉拿刺客,求陛下责罚。”

    庭宥帝摩挲着手里的酒杯,忽然抬眼看向我,“孤听闻,世子回来了?”

    我跪下道,“回陛下,兄长已然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