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04
    “苏怀璧。”

    我看着他转过身,大地色的瞳孔微微一缩,我在他开口说话前捧住他的脸,这副皮相生的渊清玉絜,与我唯二不同的便是眼睛和嘴唇。

    苏怀璧的眼睛像一块和田玉,袅袅勾人的唇瓣透着秦江落霞的淡粉色,我盯着他的嘴唇问,“下次是什么时候?”

    苏怀璧看着我不说话,我又问,“你在可怜我吗?”

    苏怀璧闻言蹙眉,我贴上去舔了舔他的嘴唇,轻声道,“小怀哥哥,你喜欢霜儿吗?不喜欢的吧。”

    我的气息摩挲着他的唇畔,“你其实不喜欢我对不对?之前说过的都是骗……”

    苏怀璧忍无可忍,低头吻住了我,这次我伸出舌尖,他只是顿了一下便张唇任由我妄为。

    一开始的感觉很奇怪,但随着舌尖相抵,苏怀璧舔过我的上颚,我感到心口一阵酥麻,脚底也站不住向下跌去,苏怀璧捞住了我。

    混乱间,我听到窸窣的衣物摩擦声,直到我再也站不住整个人倒在苏怀璧怀里,我才注意到他在唇齿交战间将自己的外衣披在了我身上。

    苏怀璧哑着嗓子道,“先去榻上,地上凉。”

    “苏怀璧。”

    我看着他转过身,大地色的瞳孔微微一缩,我在他开口说话前捧住他的脸,这副皮相生的渊清玉絜,与我唯二不同的便是眼睛和嘴唇。

    苏怀璧的眼睛像一块和田玉,袅袅勾人的唇瓣透着秦江落霞的淡粉色,我盯着他的嘴唇问,“下次是什么时候?”

    苏怀璧看着我不说话,我又问,“你在可怜我吗?”

    苏怀璧闻言蹙眉,我贴上去舔了舔他的嘴唇,轻声道,“小怀哥哥,你喜欢霜儿吗?不喜欢的吧。”

    我的气息摩挲着他的唇畔,“你其实不喜欢我对不对?之前说过的都是骗……”

    苏怀璧忍无可忍,低头吻住了我,这次我伸出舌尖,他只是顿了一下便张唇任由我妄为。

    一开始的感觉很奇怪,但随着舌尖相抵,苏怀璧舔过我的上颚,我感到心口一阵酥麻,脚底也站不住向下跌去,苏怀璧捞住了我。

    混乱间,我听到窸窣的衣物摩擦声,直到我再也站不住整个人倒在苏怀璧怀里,我才注意到他在唇齿交战间将自己的外衣披在了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