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05
    这几日我都宿在苏怀璧屋里,将小时候的事一一细数,真假参半。

    但对于宁王妃之死我绝口不提,也命下人不许在府中提及半个字。或许是因为有前车之鉴,苏怀璧也没再提起过这件事了。

    暴露这件事的风险太大,苏怀璧很可能因为这个再次厌恶我,而我绝不能让过去的事重演。

    从前我没得选,真相就血淋淋地摆在了五岁的苏怀璧面前。可如今我能掌控一切了,为什么还要让他直面这些呢?

    苏怀璧善良、悲悯、脆弱,如同种在苍山别院里的一株梅花,随手一折就能断了脖颈。在舍生阁的血池中浸泡了十年却连刺杀我都做不到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不是没有怀疑过他的真实水平,但这些年的调查无一不在告诉我,苏怀璧是个彻彻底底的被慈悲冲昏头脑的傀儡。

    他经手的刺杀,从没有不失手的。

    舍生阁作为天下最大最隐秘的刺探组织,自然容不得废物,可刺探不只有刺杀,还有查探情报,苏怀璧于后者可谓是得心应手,这也是舍生阁没有驱逐处死他的原因所在。

    令我没想到的是,尽管苏怀璧饿的刺杀手法拙劣的不堪入目,舍生阁竟还派他来宁国公府取我性命。

    简直就像……

    就像是故意送他回宁王府认亲一样。

    天子一行果真在两日后莅临,与此同时,父王也回府了。

    如我所料,宁王一回府就来了苍山别院,我提早让苏怀璧在门口候着,告诉他父亲见了他一定很开心。

    这几日我都宿在苏怀璧屋里,将小时候的事一一细数,真假参半。

    但对于宁王妃之死我绝口不提,也命下人不许在府中提及半个字。或许是因为有前车之鉴,苏怀璧也没再提起过这件事了。

    暴露这件事的风险太大,苏怀璧很可能因为这个再次厌恶我,而我绝不能让过去的事重演。

    从前我没得选,真相就血淋淋地摆在了五岁的苏怀璧面前。可如今我能掌控一切了,为什么还要让他直面这些呢?

    苏怀璧善良、悲悯、脆弱,如同种在苍山别院里的一株梅花,随手一折就能断了脖颈。在舍生阁的血池中浸泡了十年却连刺杀我都做不到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不是没有怀疑过他的真实水平,但这些年的调查无一不在告诉我,苏怀璧是个彻彻底底的被慈悲冲昏头脑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