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02
    世子回府的消息被箫存飞鸽传信给父王,我估摸了一下,父王从京城赶回秦江最快也要七日,何况此时正值天子围猎,怎么说也要一个多月。

    一个月,足够将苏怀璧驯成一条听话的狗。

    有箫存在,苏怀璧暂时没法逃走,何况我说的东西真假参半,他只要信了那些真的,其他假的便都可以变成真的。

    苏怀璧换上我命人量身定做的锦衣缎袖,那种清风霁月,皎然温润的气质更醒目了几分。

    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承认,苏怀璧的确人如其名,生的玉质金相,无论我对他有多嫌恶,看到那张和我有七八分像的脸都冒不出火气。

    “哥哥,你愿意陪我去个地方吗?”

    我带着完美的笑容迎上去,深知任何人都无法拒绝这张脸乖巧软语时的请求,苏怀璧也自然不能免俗。

    人对好看的事物总是带有包容性的,所以当我说出我要去的地方时,苏怀璧虽有犹豫,在听到我无懈可击的理由时也选择了让步。

    “婵月楼?你去那等烟柳之地做什么?”

    “那里有我想要的东西。”

    我看着苏怀璧皱起的眉头,故意逗他,没有第一时间解释这句有歧义的话,直到他忍不住想开口劝诫时才说,“那有一种桂花糕,是你最爱吃的,久别重逢,我想让哥哥再尝尝昔日旧爱。”

    苏怀璧顿时哑然,他眼底似乎酝酿着某种情绪,直到我在婵月楼排了一个时辰的长队,将桂花糕给人买来时,那种情绪才仿佛明晰了一点。

    世子回府的消息被箫存飞鸽传信给父王,我估摸了一下,父王从京城赶回秦江最快也要七日,何况此时正值天子围猎,怎么说也要一个多月。

    一个月,足够将苏怀璧驯成一条听话的狗。

    有箫存在,苏怀璧暂时没法逃走,何况我说的东西真假参半,他只要信了那些真的,其他假的便都可以变成真的。

    苏怀璧换上我命人量身定做的锦衣缎袖,那种清风霁月,皎然温润的气质更醒目了几分。

    有一件事我不得不承认,苏怀璧的确人如其名,生的玉质金相,无论我对他有多嫌恶,看到那张和我有七八分像的脸都冒不出火气。

    “哥哥,你愿意陪我去个地方吗?”

    我带着完美的笑容迎上去,深知任何人都无法拒绝这张脸乖巧软语时的请求,苏怀璧也自然不能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