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修真仙侠>其罪 > Cater 01
    腊月初八,京城飞雪。

    远在京城千里外的宁王府在这天出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失踪多年的宁王世子回来了。

    我看着面前被箫存摁压在地的黑衣人,用指腹抹去脸上的鲜血,伤口很浅,只用刀刃蹭破了皮。

    我神情阴鹜地盯着印象中那张清风霁月的脸,它的主人此刻沾染上些许狼狈,眼神却依旧亮的清明。

    “苏、怀、璧。”

    我几乎是用牙根撵咬出这个名字,父亲不在府上,此刻能决定他生死的只有我这个苏家“独子”。

    刺杀苏家世子,其罪当诛。我刚想说拖下去投井,就见他抬起脸疑惑地看着我问,“苏怀璧是谁?”

    装傻?还是以退为进地告诉我,他无意回来与我争夺这世子之位?又或者是……失忆。

    不管是哪种,我这位哥哥都成功的让我觉得不那么无趣了。

    我让收缴了凶器的箫存将人放开,随后一步步走向苏怀璧,倾身抱住了他。

    “哥哥,我好想你。”

    腊月初八,京城飞雪。

    远在京城千里外的宁王府在这天出了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失踪多年的宁王世子回来了。

    我看着面前被箫存摁压在地的黑衣人,用指腹抹去脸上的鲜血,伤口很浅,只用刀刃蹭破了皮。

    我神情阴鹜地盯着印象中那张清风霁月的脸,它的主人此刻沾染上些许狼狈,眼神却依旧亮的清明。

    “苏、怀、璧。”

    我几乎是用牙根撵咬出这个名字,父亲不在府上,此刻能决定他生死的只有我这个苏家“独子”。

    刺杀苏家世子,其罪当诛。我刚想说拖下去投井,就见他抬起脸疑惑地看着我问,“苏怀璧是谁?”

    装傻?还是以退为进地告诉我,他无意回来与我争夺这世子之位?又或者是……失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