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嘉回第二天早晨照旧送林应礼去上学,他磨蹭着下楼晚了些,看见季嘉回靠着车冷静又略有些不耐地打着电话:“这批布料cH0U检有问题,你去和工厂核查一下。”

    “代理商会让方明桉去,设计师那边我来找。”

    林应礼颇为新奇地看着她,季嘉回见林应礼下来了就挂断了电话,林应礼说:“你工作的啊?”

    “上车,”季嘉回边拉车门边蹙眉道:“我这个年纪还不至于靠社会养。”

    “你这个年纪?”林应礼不动声sE地打听,“多大?”

    “二十八。”

    林以墨已经快四十了,林应礼问:“那你怎么会和我爸在一起?”

    季嘉回瞥了一眼他,轻描淡写道:“你爸这么有魅力,我和他在一起也不亏吧。”

    林应礼“嘁”了一声。

    季嘉回把车稳稳地在学校门口停下,头转向后座,对林应礼说:“去上学吧,好好听课,高三很重要。”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季嘉回淡笑着,伸出手m0了m0林应礼的碎发,把他额前的刘海往旁边拨了拨,拇指描摹着他的眼角,手掌又蹭了蹭他的发丝。

    林应礼的脸一下就红了,一把拉开车门,但人还坐在位子上:“g嘛m0我头?”

    季嘉回说:“我觉得你很乖。”

    “......你怎么老碰我的眼睛?”

    季嘉回动作微滞,轻声呢喃着说:“因为很漂亮,我很喜欢你的眼睛。”

    林应礼就因为这一句话心绪不宁了一早上,等他每次回神的时候都已经快下课了。

    我很喜欢你的眼睛,和,我很喜欢你,也就差了三个字。

    他第一次觉得这个疤有用,但好像迟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