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小夫妻 > 10古铜s的手掌顺着内裤的边缘往下
    浴室里,阿尔芭慢条斯理的洗掉脸上的面膜,擦脸的时候小心往前瞟了一眼,穿着浴袍的男人还守在三步远的地方。

    他这幅样子,她就算再迟钝也得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本来就慢的动作在他侵略感十足的眼神下更慢了,好像又回到了刚搬去费瑞尔的那一晚。

    诺亚也不催她,就抱着手臂脸上挂着势在必得的笑意,眼神顺着她的身形上下打量,说出去别人可能都不信,小亚当斯太太在卧室穿的b外面还要保守,看看那长到脚踝的裙摆和直到锁骨的衣领。

    护肤流程就那些,再墨迹也有做完的时候,在阿尔芭拿起软梳开始梳头的时候,本来想等她自己走过来的诺亚终于忍不住了,迈步靠近,一把握住单手可握的纤细腰肢,摩挲了两下后,不容拒绝的把她手里的梳子放下,俯身将人横抱起来“亲Ai的太太,你的丈夫并不需要顺着你的长发来与你见面”

    本来很紧张的阿尔芭被他逗笑,柔软的手指搭上他的肩膀“抱歉,我,呃,我有些紧张”不,确切来说,应该叫害怕,她对男nV情事唯一的了解就是注册登记之前看的一部文艺片,法国导演拍的,男演员是意大利人,非常的浪漫唯美。

    虽然他的丈夫也是意大利人,但很不幸的是,他和那个男演员一点都不像,结实有力的古铜sE肌r0U,野兽一般危险的眼睛,还有随时爆棚的荷尔蒙,让她代入不了一点,入住费瑞尔的第一晚,她做了很久的心里准备,当时他没有任何动作,她还曾在心里窃喜自己不是他感兴趣的类型,可这会儿看,他可不像是没兴趣的样子。

    诺亚抱着明显走神的nV人放到床上,一手揽着她的肩膀,一手解浴袍腰带“宝贝儿,不要害怕,我会让你非常开心的”不加掩饰的眼神从闪烁的眼睛看到微张的粉唇,沙哑的低笑响在耳边,阿尔芭轻轻咽了口口水,看到他光lU0的身T,眼神闪躲了两下后紧紧的闭上,他怎么浴袍里什么都没穿啊!

    身上猛的一沉,温热T温透过轻薄的睡裙传递白皙的肌肤上,眼睛上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诺亚痴迷的伸出舌尖T1aN在薄薄的眼皮上,沙哑的嗓音像是磨在阿尔芭的脑仁上“真美,我的宝贝儿”古铜sE的手掌从脑后m0向脖颈,找到隐藏起来的拉链缓慢的往下拉,白皙的肩头顺着他的动作露出来,火热的唇舌在上面留下一朵朵YAn丽的红痕。

    那只手一路顺着脊背m0向小腹时,阿尔芭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失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急促的喘了一声”唔,别~”b平时要软上许多的声音听的诺亚浑身血Ye狂涌,亲昵的蹭蹭她带上粉晕的下巴“别什么?嗯?宝贝儿,你要给我生孩子的,你忘了吗?”

    “啊~唔~我~啊!”m0到了,啊,他m0到了,古铜sE的手掌顺着内K的边缘往下,本该丛林密布的地方,光滑柔软,伸手抓握了一下,软到像棉花糖一样的nEnGb落到了粗糙的手心,本来就贴身的内K被无情的撑大,边缘紧紧的勒在腰跨上,连带挺翘的Tr0U都被压变了型,整个腿心都被r0u的火辣辣的疼,阿尔芭连声急喘,腿根儿处贴着古铜sE的大腿不停地抖“疼,呜呜好疼,啊~不要”原本被包裹着的Y蒂被灵活的手指剥出,只是r0u了一下,阿尔芭的声音一下子就婉转了起来,控制不住的热流和sU麻从小腹往外流,要尿出来的冲动让她的身T本能的缩紧小腹,不能,哈,不能尿出来。

    Y蒂上过电一样的sU麻一阵阵传来,紧闭的b口在指尖的挑拨r0u玩下吐出粘稠的清Ye,紧到一根手指都塞不进去的b口,让诺亚急得满头大汗,沉腰往下粗壮狰狞的ji8“啪”的一声打在了吐水的nEnGb上“放松,宝贝儿,不要再夹着,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