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Alpha的牙齿贪恋着Omega后颈的柔韧肌肤,细细密密地戳弄,却始终没有刺破。

    Omega在愉悦和痛苦的撕扯中苦苦哀求着,声音变得干涩嘶哑。

    “呃,不要咬,求求你……”

    “为什么这么讨厌结番,你不是男娼吗?”

    生殖腔也被恶意地捣弄,Alpha白皙劲瘦的腰间有一双结实有力的长腿暧昧绞缠着,身下高大奇伟的Omega上半身绷得像一张弓,“唔……不要……”

    “身为Omega,把自由看得过分重要了吧?”Alpha轻蔑地冷哼出声,“缺钱的话,我可以给你更多。”

    “……”像是被Alpha的话刺激到自尊心,Omega沉默了下来。

    “不过,收下你这种劣等Omega对我而言的确有些负担,这次就放过你吧。”

    ……

    实际上,Omega并不害怕结番,他的后颈也早就被其他人咬烂过,只是不久前又做了齿痕修复,现在已经看不出任何痕迹了。

    他甚至因为怀孕,曾得以逃避掉军事法庭的审判。

    被Alpha标记,乃至于打种……早就已经习惯了吧。

    /壹/

    最近组织里来了一个新人。

    周期性有新鲜血液输入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人是个Omega。

    我之所以会了解得这么清楚,也是因为进入“TNW新世界”的条件之一,就是不能瞒报第二性别。

    组织不爱招有第二性别的成员,譬如我,一个容易被Omega蛊惑的Alpha。可偏偏没人能取代我高超的黑客技术。

    Omega牛高马大,站在一群强悍的Beta雇佣兵里面毫不违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