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一个老男人受(双性+三俗) > 27小狼狗沙发激情爱的宣言把老男人C到破
    秦臻凑上去一步,老男人惊得后退。

    “怎么回事?”察觉到不对,秦臻微微顿住,眼神扫过平静的门厅。

    一切看似如同往常,老男人满脑门都是冷汗,猛的咽口水,迎他进来,“没什么大事,刚才做了个噩梦。”

    原本预想中的惊喜变成惊吓,秦臻揣着疑惑换鞋进屋。

    走到客厅,接过秦海云递过来的热水。闲聊了几句,老男人却总是愣神,像是心里藏着事,说着说着就停住,眼神空虚。

    秦臻虽是第一次谈恋爱,但身边都是情窦初开的年轻人,耳濡目染,热恋的情侣是没有这样冷淡的对话的。

    他琢磨着自己也没做什么出格的惹老男人不开心,源头不在自己这,便趁对方发愣,偷偷蹭过去啄对方对脸颊。

    秦臻行事向来不偏不倚,一旦亲上去,就要黏黏糊糊的将老男人从头亲到脚才肯罢休。

    感到颈侧炽热的鼻息,这连绵不断的攻势总算把秦海云从那桩旧事里拉回神,一拧头就被年轻人搂着肩膀按到怀里密不透风的包裹住,吻的他喘不上气。

    年轻人,火力就是足。

    终于分开的时候,秦海云已经斜躺在沙发上,上半身被压制的死死的,秦臻坏笑着挺腰怼他的大腿,眼神灼人得像一团金黄焰火。

    饶是再怎么跑神,遇到这种事,也不得不集中注意力。

    秦臻扒他的衣服,光天化日,想要在渴望已久的老男人身上发泄自己用不完的精力。

    事情未能如他所愿,半遮半掩之时,秦海云心头突的一跳,阿毛说的话在他脑海里不断回荡,从上海路回来不过半天时间,二十年前的秘密被人知晓尚在意料之中,但中间突生的这段感情实在措手不及。

    若是这件事被秦臻知晓……

    他实在不敢想。

    但秦海云实在是懦弱惯了,没主见又耳根子软,小时便罢,现今将近四十多岁,仍是唯唯诺诺。从小到大被人牵着鼻子走,唯一一次鼓起勇气,却是酿成了这有违人伦的苦果。

    看着老男人又一次走神,秦臻忍不住发问,“你今天上班碰到什么事了?”

    秦海云自是不可能将上海路那件事主动告诉他,却也不忍心说谎话骗他,只不断的摇头,“没什么大事,就是做了个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