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一个老男人受(双性+三俗) > 23【】只穿着浴衣被的一耸一耸+M腿+跪姿后入+玩弄N头现
    秦海云露出个苦笑,“他死了。”

    毕竟,那人是他亲眼看着死的不能再死。

    秦臻没再说话。老男人问他:“这房子里住的谁?”

    他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这家隔一段时间会有人过来打扫。”

    事情到这里便只能到此为止,再探究下去说不定是两个人都不想看到的结果,连着箱子带里面的纸张一并拿走,晚上照旧是回了秦臻的卧室睡觉。

    再怎么心大,秦臻也没了干那事的心思,半夜里翻来覆去,无论如何也难说服自己将这件事轻而易举放过去。

    他随手便抓过老男人的手机,看他确实睡着了才放心的点亮屏幕。

    中老年大屏机里没几个app,打开微信第一条就是跟秃头刘奔的对话。

    往上翻了好久才翻到刘奔的话,那还是在温泉山庄的时候,两个人背着他定下过某个约定。而在此之后刘奔就再也没回过老男人的话。

    秦臻眯着眼睛,从第一行往下瞧,开始是说平安到家了,再到那批红酒的事,最近的一条还是今天9点发的。

    【秦海云:这事都是你干的吧,你是不是后悔了?】

    【别再瞒我了!当年明明是你先背叛我们。】

    两句话,完全让秦臻摸不着头脑。

    他在暗夜里短促的吸了口气,想知道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事,但是无论怎么问老男人,他都是肯定不会说的。

    就算是勉强开口,也都是糊弄的话。

    这一切让秦臻感到很无力,他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没钱没权,学习成绩一般般可能智商也不太够。老男人随时都可能会抛弃他,就像十五年前跟叶方娴离婚一样,潇洒的把他丢给前妻,自己过悠闲惬意的单身汉生活。

    除了改变,没别的出路……

    ·············

    高三生本就寒假短暂,仔细数数也就两周时间,叶家人向来没有过年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