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姐你怎么了?”

    章潼像幽灵一样推开了家门。她今天本来回来的就晚,又是这样一幅丢了魂的样子,把正在写作业的章时与吓了一跳,连忙跑过来握住章潼的胳膊:“姐你没事吧?”

    章潼看见章时与的一瞬间才像是从一场噩梦中惊醒,她一把抱住了章时与,章时与没有任何犹疑的回抱住了章潼。

    他轻轻地抚m0着章潼的头发:“没事......没事了。”

    章潼把脸埋在章时与怀里,说话的声音变得闷闷的:“妈回来了么?”

    “没有呢,估计今天不会回来了。”声音也轻轻的,像是怕吵到怀中的人。

    “吃饭了么?”

    “我不饿......”

    章潼立刻就从章时与怀里钻了出来。章时与拉住章潼的手腕,目光中尽是恋恋不舍,但他尽量不表现出来:“姐我真不饿。”

    “不行。”章潼的语气立刻变得不容置疑了,她转身向厨房走,章时与不想松开她,也就跟着一起往厨房走。

    脆弱的章潼只能存在一瞬间,在特定的人面前。章潼已经习惯了顶天立地,无往不胜,她不允许软弱的自己存在太久。

    “好好好,”章时与服软:“那你去休息,我自己做好不好?”

    章潼已经系上了围裙:“算了,你做的东西会把我们一家都送进医院,”章潼看着跟在自己身后的章时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我也需要吃饭。”

    章时与只好投降。别说饿一顿就算饿三顿他也Si不了,可如果章潼搬出“她自己也需要吃饭”这个理由,章时与就无可奈何了。

    章潼总是知道章时与的Six。

    然而章时与也没有离开,他看着章潼忙活的热火朝天的背影,犹豫了一会儿才又开口:“姐,我听说......你已经办了辍学手续了。”

    “啊,”章潼轻飘飘地回应:“我请假的时间已经要远远多过上学的时间了,离辍学其实只差一道手续而已,没什么差别。”

    她总是这样。

    小时候只要章潼在他身边,章兴国挥起的棍子就从来没有打到章时与身上;前几天柏郁青再次被男人抛弃,他们家徒四壁连饭都快要吃不起,章潼就瞒着他办了辍学手续,每天脚不沾地的在外面打工赚钱。她总是这样,想要竭尽所能给章时与撑起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