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余灰(骨科 NPH) > cater10柔顺()
    她被C得双眼含泪,脸颊绯红,一副柔情蜜意的柔顺模样,陈参商望着郑清曼那张漂亮的脸,心神一阵恍惚,只觉得此刻恨不得将自己整颗心都剖出来献给她,只可惜上次这样做的结局着实是不太好看,鲜血淋漓的,满是怨怼。

    陈参商吐出一口绵长的热气,全都呼在了郑清曼那张汗Sh的脸上,那样Sh热的气息引得她又小小地颤抖了起来,他没开口,连眼神都没再给她一眼,低下头一口咬住她x前颤颤巍巍的N团,柔软的舌头开始一点点地TianYuN着那凸起的rUjiaNg,动作温柔又细致,但是相反的是下半身的动作又急又猛,他甚至将nV孩的一只腿抬到自己肩上,要不是郑清曼韧带还行,这样的动作绝对会扯到肌r0U,钻心似的疼,但饶是如此,她还是倒x1了一口凉气,连沉浸在q1NgyU中的眼神都因为疼痛变得清明了许多。

    “哥哥……哥哥……好痛……好痛呀……你轻一点好不好……求求你……”她委委屈屈地抱着埋在自己x口x1Ncx的兄长,手指全都陷在了对方浓密的黑发里,这种完完全全被当做泄yu工具的感觉让郑清曼本能的不安,再加上本来就在刚刚的晚餐上多喝了点酒,她是易醉T质,酒JiNg全都密密地r0u进了血Ye里,这会醉意漫上来,将那些细微的负面情绪无限放大,很久没有za的身T又被这样完完全全地玩弄,快感堆积在不太灵光的脑子里,本来是三分演这会倒变成实打实的委屈了。

    每次她喊“哥哥”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尾音微微下沉,像是沾染着蜜糖的小钩子,那种天然的撒娇亲昵感总是会让陈参商有种不真切的恍惚感,就像两人是真的流淌着一模一样血Ye的亲生兄妹,而他就是她唯一能够信任的可靠兄长。

    可现在嘴里满是柔nEnG细腻的rr0U,他cH0U送的力道也丝毫没有停止,根根没入那Sh滑紧致的R0uXuE,c得她是满面春情,天底下哪有这样x1妹妹Nc妹妹x的无赖哥哥?更别提这妹妹还主动摇着挺翘的PGU求着他C,嘴里还咿咿呀呀地撒娇讨饶,虽是一副可怜兮兮模样但是下面的R0uXuE却是又Sh又紧,cHa进去拔出来还要有些费劲呢,像是非得要从那根ROuBanG里榨出点JiNgYe,疲软下来了才舍得稍微松开。

    他以一种近乎蛮狠的力道再次一cHa到底,每一次拓开R0uXuE里面层层叠叠的媚r0U的感觉总是爽得连腰椎都在发麻,这一次cHa得尤其深,郑清曼几乎是不受控制地被y生生b出了眼泪,他下半身浓密粗糙的毛发擦过被撞得红肿不堪的腿心其余地方,更是又痒又麻,这次是真的被C得郑清曼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的恍惚。

    甚至于她连哀哀切切的呜咽都被这样深的cHa入刺激得全都咽进了肚子里,一直在T内堆积的快感,像是摇摇yu坠的积木,一层又一层地上叠,R0UT渐渐习惯这种飘忽不定但仍然是稳定增长着的快感,那种摇摇yu坠的不安在这种稳定的快感叠加下变得轻飘飘,ROuBanG上凸起的血管更是正好碾压过隐藏在xr0U里的那个小点,郑清曼被这种强烈的快感刺激得双眼发白,只能够在喉咙里勉强挤出急促的气音,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身上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力气,连宣泄都找不到出口。

    而更糟糕的是当紧紧埋在R0uXuE里的yjIng开始SJiNg的时候,当第一GUYeT打到敏感的R0Ub1上的时候,郑清曼简直就是要被这种久违的被内S的感觉b疯了,脚背绷得笔直,眉头紧蹙,脸上带着似欢愉似痛苦的表情,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SHIlInlIN。

    还是直到陈参商将S完JiNg稍显疲软的yjIng从水意淋淋的R0uXuE里拔出来的时候,郑清曼被泪水填满的眼睛才稍微能够睁开视物,她眨巴眨巴眼睛,试图将多余的水分挤出去,浑身软绵绵的使不出一点力气,想要说些什么但嘴唇蠕动着就是张不开口。

    “你该看看你现在的表情,曼曼妹妹,被内S有那么爽吗?”陈参商松开了一直作为她支撑点的手,看着完全是一副被C傻了模样的郑清曼像是cH0U了骨头一样软塌塌地双腿大张,滑到跌坐在地上,被C得一片绯红的腿心里的小洞还时不时挤出点白浊,眼神飘忽不定,像是根本找不到焦点,完完全全是被玩坏了样子。

    郑清曼还是稍微缓了好一会,才勉强分辨出他恶劣的调侃本意,她望着居高临下、衣冠楚楚的男人,他正在慢条斯理地扣好皮带,在这场完全过界的xa中,明明是两个人深陷其中的游戏,但是现在他表现得就像是无事发生一样,而她自己浑身ch11u0,被灌满了JiNgYe的R0uXuE还时不时挤出点黏腻的YeT,rUjiaNg传来一阵一阵的刺痛感,x部沉甸甸的疼,就连被x1ShUn过度的舌头连开口都有点困难,就算是没有镜子,但是她也清楚地知晓现在的自己是多么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可惜现在她连开口的力气都像是被榨g了,或者说是被那种灭顶般久违的快感一时间冲刷得无法言语,这种完全任由对方玩弄的感觉真是糟糕透顶,连自己的身T都无法被掌控的无力感浸泡在快感的海洋中显得是那样沉重,郑清曼甚至连眼皮子都快抬不起来了,只能半睁着眼睛,过度刺激所产生的泪水还在眼眶里打转,沉闷许久,才勉强用哑哑的声音开口讨饶,

    “商商哥哥……我能去休息了吗?”

    妈的,C也给C了,这神经病也该满意了吧?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https://kpc.lantingg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