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余灰(骨科 NPH) > cater9讨饶()
    他喊她名字的时候,音调会略微下沉,带着数不清的缱绻,似情人之间的低声呢喃,郑清曼一向都格外沉醉于这种亲昵自然的语调,多少次午夜梦回,曾经盘旋其间的声音,现在去如此真实地再次吹进了自己的耳朵里,但是现在不行,这是一个极为错误的地点、时间,她咬紧了下唇,眼睛里满是渴求,泪眼汪汪地望着正笑着看向自己的男人。

    陈参商挑了挑眉,他几乎是格外用力地挺了挺腰,力道大到疼痛的地步,饶是已经被滋润得满是润意的R0uXuE,在被这样蛮横地cHa入情况下,郑清曼还是感觉到一种疼痛,她紧皱眉头,几乎是控制不住地尖叫了一声,带着说不出的春意,“啊……”

    “姐姐……?你怎么了?”门外踱步的郑清远听到心尖尖上的姐姐发出那种绵长的痛呼,一时间只觉得心神大乱,敲门的声音更为狂乱,他急得几乎是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生怕门里的姐姐有个什么好歹,“姐姐?你怎么了?别吓我……开门好不好?求求你……”

    听到门外传来的弟弟熟悉的关切声音,郑清曼被那种似痛似欢愉的感觉y生生被b得双眼泛红,她的泪水几乎是控制不住地落在脸上,她吞咽了好多下,才总算是不至于一开口就是被c得甜腻的腔调,她把头抵在冰凉厚实的门板上,在心里不住地祈祷着自己从喉咙里滚出来的SHeNY1N喘息不要穿过这层厚实的门板传递到门外一心担忧的清远耳中,

    “我……没事……不小心撞到脚趾而已……小远你喝醉了……去休息……我们有什么事明天再谈……”

    “姐姐!你没受伤吧?你把门打开让我看看好不好?”郑清远光是听着心Ai的姐姐似乎是带着哭腔的声音就有些站不住了,再想到姐姐就算是受伤了也不肯给自己开门,他只觉得心口酸酸的,过量的酒JiNg侵蚀了理智,郑清远明知自己果然是讨不了什么好,但是还是不肯就这样离开。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我已经睡了……嗯……”

    “姐姐……”郑清远有些失魂落魄地低低呢喃着,他像是被人cH0U走脊梁骨一样,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背抵着姐姐紧闭的房门,一脸失落。

    门板轻微的颤抖让郑清远有些不太舒服,他现在脑子被酒JiNg浸染得乱糟糟的,丝毫没有意识到一些显而易见的小细节,只是一个劲地沉浸在自己又被拒绝的失落情绪里不可自拔。

    “陈参商……”她几乎是从牙关里恶狠狠地挤出对方的名字,郑清曼被对方几乎可以称为“凶猛”的ch0UcHaa弄得是魂都要落了一般去了,有几个瞬间,她被对方c得是眼前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耳朵什么都听不见了,甚至连意识都不存在,只是一个劲地被快感的藤蔓紧紧攀附,以至于她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听到了弟弟离开的沉重脚步声抑或是自己的幻想。

    她把指甲深深印在了陈参商的肩头,就算是隔着厚重的冬装,郑清曼也确切地感受到了指甲陷入r0U里面的触感,不确定门外还有没有人,郑清曼还是只敢小声地开口,连辱骂都带着几分楚楚可怜,“你妈b的,taMadE这样b我就开心了?A的……神经病……”

    陈参商着实是被这没头没脑的辱骂给逗笑了,他低头咬了一口nV孩颤抖着的rT0u,成功引来她绵长又持久的颤栗,Sh热的R0uXuE里又被刺激得流出了一滩黏腻的mIyE,结结实实全都浇在了gUit0u上,爽得陈参商整个人都在微微发颤,连带着调侃的声音都哑哑的、断断续续的,“神经病taMadE现在不就在1吗?咬得这么紧,动一动就会流水的b不给神经病C给谁C?”

    “讨厌你……讨厌Si你了……不准说……”郑清曼被气得热气直往脸上熏,骂又骂不过,她g巴巴地从嘴里吐出几句无意义的话,只觉得未来一片黑暗,陈参商连最后一点脸皮也不要了,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陈参商看着nV孩脸上挂泪的无奈模样,只觉得心里的那个大洞总算是稍微能够填满一点了,他要的就是这点真实,非要他yb、抢着才能够窥见一二的情态,之前郑清曼那副一脸耗子见了猫一样无可奈何、装出来的乖顺害怕模样虽然也很好,但是可远远不如这样的有意思多了。

    他低下头,直接又亲上那张绯红的唇,咬上那柔软的舌头,胯下的动作却是一次b一次激烈,撞得郑清曼是r波乱颤,饶是裹着r0U和脂肪的骨头但一下又一下撞上厚实的门板,那种沉闷又有节奏的声音像是在一下下敲击着郑清曼敏感易碎的神经,他们之间的事情本来就是一团乱麻,可万万不能够让门外的小远掺和进来,而要是陈参商知道了她跟小远……

    光是稍微想一想就感觉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郑清曼眨巴眨巴眼睛,只觉得苦涩漫上心头,口腔里还被男人的舌头占满了,腿心也被硕大的ROuBanGcHa弄着,一副完全被玩透了的糟糕模样。

    “我们去另外一个……地方好不好?”郑清曼还是没忍住内心的担忧,开口讨饶,她还惦记着门外的郑清远,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姐弟,知根知底,她总觉得自己的傻弟弟没走远,她记得晚餐的时候清远喝了不少的酒,估计也是酒劲上头了才会大着胆子跑来她房间门口找她,被拒绝了说不定也不会走,只会可怜兮兮地等在原地。

    陈参商啧了一声,没有开口,只是用黑漆漆的眼睛望着她,就连身下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只是一个劲地享受着ROuBanG被c开的xr0Ux1ShUn的触感。

    他没cHa到底,之前被C开的xr0U几乎是自主X地想要吞下未尽的ROuBanG,郑清曼脸有些红,她讨好地亲了亲男人的喉结,声音就像是裹了一层糖浆一样甜美动人,“哥哥……求求你了……好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