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捡尸捡到白月光哥哥 > 第五章 做做,爱这种东西,没有也能做出来
    把他玩爽了,我的鸡巴还硬着呢,用手试了试已经艳红的女穴,发现还是很吸,但已经没有那么紧了,我就把他的腿压在他的肩膀,把阴茎对准他的肉穴,缓缓插了进去。

    “呼……”在龟头和一部分柱身插进他的子宫后,我整根阴茎满满当当塞进了他的阴道,温暖的逼肉缠绕着我,湿润的肉璧让我的鸡巴像是浸泡在水中,我感觉我的下半身就要化在他体内了。

    不知怎么的,我竟觉得此刻有些温馨,阴茎也不再粗暴的狠命抽插,而是慢慢动着,我阴茎还是硬着,但不着急射了,仿佛硬着插在这口水穴里也很好,我支起他的一条腿,侧着插他,他还是没有恢复意识,半闭着眼被我肏得跟着动作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我又把他的腿放下,从后背抱住了他,同样支起刚才那条腿,缓慢恒动地插着,空着的这条胳膊从他的脖子下伸过去,环抱住他的胸,他的肩胛骨在我眼前飞,我又凑上前去亲吻,密密麻麻的吻遍布在他后背后颈,他回过头来,眼睛睁开,从他琥珀色的眼睛里我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他看着我笑眯了眼睛,他眼中的我表情也变得温柔起来,随后他仰起头,吻住了我。

    感觉到他转身抱住我的时候,我的内心竟然产生了一种甜蜜的错觉,好像模糊地意识到,我此生都不会忘记这个瞬间,这个瞬间不是单纯的指记住此刻他拥抱我的触感,而是一种难以言状的东西,我尚未体验过的一种情感,像是一条刚刚铺成的水泥路,他赤着脚踏了上去,留下了一串痕迹。

    二人相拥的时光悠闲得仿佛假期,明明中午我才从拘留所走出,以为一切都会回到正轨,结果不过片刻,我就从人间跌落地狱,现在却好像身处天堂,我们就静静地躺在床上,不说话,只有墙边的空调呼出来的响声给我们平添了一份宁静自得。我不知道他的过去,也看不清自己的未来,但此刻我竟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和怀里的男人过一辈子的念头,我从小到大唯一的性经验还是和宋清辉,虽然没有做到最后,但我已经决心要与他共度一生,没想到世事难料,宋清辉利用完我以后衣袖一挥就把我给甩了,我想度过一生的伴侣也换了个人选。

    难怪大家都说做爱做爱,爱这种东西,没有也能做出来,这个陌生人长了一张让我厌恶的脸,初见他时还和好几个男人纠缠不清,我更是目睹了他群交的全过程,但他在与我的这场性爱里的顺从和包容,让我完全把这些抛之脑后,我只想牢牢抱住这副与我肌肤相亲的躯体,也许过去和未来我们也再不会有交集,但在这一个渺小的瞬间,我能清楚明白他是属于我的,这个认知让我发狂,稳固的幸福让我想一直拽在手里,我对着一个陌生人起了贪念,想获得他的所有。

    我从来不会瞻前顾后,想做的事就会直接去做,烂掉的东西和关系我也能毫不留情直接抛弃,有人骂我冷血,我只笑他们优柔寡断。

    好像这个场景也温情的有些怪异,男人呜咽了一声,舌头缩了回去,我没有挽留,只是在他离开以后把他嘴唇上的银丝亲掉,然后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看他。

    其实这样从上往下看他眼睛,发现他和宋清辉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宋清辉眼角上勾肆意飞扬,眼睛不小,他眼睛比宋清辉还要大一点,但眼角微微下垂,看上去很无害,我低头亲他,他缩着脖子往后躲,我笑出声,只好亲在他眼皮上,他这才不动,乖乖让我亲。

    “你,你还做吗?”怀里的人终于开了口,我捏了把他的屁股,手指贴在臀缝间从屁眼扣到逼口,他的身体在我怀里抖了一下,连带着逼也紧了一下,我缓慢抽插着,色情的淫叫声又从他口中溢出,我边亲他边取笑他:“怎么,我就这么一会儿不动,你就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