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捡尸捡到白月光哥哥 > 第二十一章 高空玻璃窗前做,被无人机现场“拍摄”
    21

    肠道包裹的感觉和阴道完全不一样,即使抹了女穴里涌出来的水,肠肉还是干涩,不过肠道没有阴道曲折,捅进去的时候并不会戳到一道肉墙然后顺着它的面滑进去,我只觉得入口会在男人紧张的时候箍到我,里面褶皱又像推阻又像挽留地蠕动着。

    说实话,肠道给我的快感不如阴道,不过对于男人却好像不一定。一开始男人身上哪里都是敏感点,好像只要被我触碰到,我的眼神和他一对视,他就能看着我的眼睛原地高潮,这么说好像有点夸张,但他对我的渴求与欲望在他的眼中一览无余,我在用嘴巴吃他,他在用眼睛吃我,有时对视我都能被他眼底的情感灼烧。后面我发现他在我抽插的时候虽然叫的厉害,但只有在我狠狠戳到他子宫口时他才会失控,从人的声音变成兽类,理智随之而去,我看到他完全忘记自己是谁、此刻在哪、现在在干什么的丑态时才会觉得我把他干爽了,我正在操控他的快感,只有我才能让他这么快乐,在他肉体和精神都完全臣服于我时,我心中的控制欲才会达到巅峰,在这种时刻我才能满足地射出来。

    干男人女穴的时候我也不可避免地享受到了灭顶的快感,很多时候我是不自主地就开始摆弄起腰部,想把阴茎捅进他的更深处,他的每一次扭腰,每一次摆胯,都会让我欲罢不能,恨不得死在他身体里头,按理来说,我应该为他这种讨好我的举动而开心,但每次被他吸得失控泻在他里头后我都感到一阵空虚,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还没填补进我破了一个大洞的心。

    在与男人一次次的身体交缠中,我逐渐意识到,我真正觉得身心满足的性爱来自于我对男人的掌控。我想要自己开发男人的身体,发现他身上每一个美妙之处;我想用鸡巴游走男人全身,从里到外每个地方都擦上我的精液和尿液;我想用手用言语用简简单单一个眼神一句指令就让男人展开自己的身躯,完完全全暴露给我。我会用手触摸他的阴茎,让他浑身颤栗;我会用手挤压他的阴蒂,让他痛哭流涕;我会把阴茎放进他的阴道,用龟头撞击他的宫口,让他时时刻刻都带着会被肏怀孕的思想失控呻吟着;我会把鸡巴对准他前列腺抽插,同时捆绑住他的手,让他不受任何外界因素直接被我给肏出前列腺高潮。

    这种控制的性爱里,我享受的不只是他肉体的使用权,更是他温和乖巧的顺从,他任由我摆弄着他的身躯,控制着他的情绪,他把自己完全放开,同时甚至不惜压抑自己的欲望去满足我的需求,只要我说他就会去做,只要我动手他就会停止。他是主动的,但更是顺从的,他忠于自己的欲望,但更加忠于我的欲望。

    从小就被教育要换位思考,尊重他人独立性,我努力去实施,好像这就真的变成了我的信条,但遇到男人以后,我才发现不收敛自己的情绪竟如此畅快,我也不是没有发过脾气,可每次释放完怒气我都会后悔,觉得当时的自己太过于冲动,给他人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给事件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在男人身边完全不同,我所有的一切他好像都照单全收,并且消化正常,我的好和我的坏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他都不做区分,他接受我,喜欢我,他喜欢的是我这个整体,是我的一切,我释放善意的时候他不受宠若惊,我实施恶意的时候他也满心欢喜,我的好和我的坏不再割裂,而是成为我灵魂上的一部分,被这个爱上我全部的男人一齐爱了

    我现在清晰地意识到我和宋清辉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光肉体,精神上也是,我觉得有些人是很容易爱上爱自己的人,但宋清辉对爱他的人无动于衷,他好像只在乎他想在乎的东西和人,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如果一个东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那么对于这件东西的挥霍浪费也是一种常态。

    与我而言,感情会随着时间而加深,也会因为时间而湮灭,对于想要持续的感情最好一直都要做出维持的努力,我从对男人毫不顾忌的态度变成现在也想照顾他的心情,所以我即使干着男人的屁股感觉到差点意思也没有想着把它拔出来,而是试图找到干屁眼的乐趣,想要探索被宫口限制住的长度,狠狠往里抽插,想到达男人身体的最深处。

    可能后穴真的是第一次用,肠道虽然不如阴道湿润,但足够紧致,没有了女穴里的吸力,反而是想把我生生绞泻,我的阴茎在肠道里面探索着,碰到了阻碍也是再用力往里面插就会迎来新的道路,男人的菊穴仿佛一个黑洞,如果不是太小,我几乎就想把两颗卵蛋都塞进去,好让阴茎往更深处探去。

    “不行了老公……我真的不行了……”男人的前列腺被我粗大的阴茎挤压着,时时刻刻都在受着刺激,他两只手本来撑在桌子上,但因为中途撸鸡巴被我发现了,就握着他的手腕把他双手锁在了背后,男人已经被我肏射了好几次,精液都变得透明,但持久的刺激让他阴茎根本就没时间软下去,只能硬着一直射一直射,现在他浑身上下都出了汗,脸上更是乱七八糟,看上去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眼神涣散地看着我叫着,“让我射吧……让我射吧……”

    “我怎么没让你射了?你不是一直在射吗?”这次我不再在他的肠道里游玩,而是抽出大部分,全力对着他前列腺冲刺,“而且你是真的想射吗?你想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