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捡尸捡到白月光哥哥 > 第二十三章 宋思君顶替宋问担任总裁,我重回跑腿职位
    23

    此时并没有发生我怒气冲冲拽起男人——啊不,现在应该叫他宋思君——的衣领怒火中烧地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的场景,一切发展都很明了了,根本不用再多做解释。

    宋思君是宋清辉的哥哥,宋问的另一个儿子,在我被拘留在看守所的几个月里宋思君顶替了宋问成了公司的新任总裁,根据宋思君和我的聊天记录来看,宋思君也不是像某些有钱人密闻中那蛰伏多年在某一天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都拿回来的复仇原配之子,毕竟宋清辉曾经告诉过我宋问和柳茹眉是在大学就结婚了的,少男少女刚认识不久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速度堪比如今的闪婚,按这个时间线推理,宋问总不能小学就把别人肚子搞大了,而宋清辉他也说过他是独生子,这么看来,只能是宋清辉也不知道宋思君这个哥哥的存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宋思君太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无所事事的我竟有些无所适从,仿佛在这个办公室得闲是违法乱纪。毕竟以前来这个办公室从来都是有文件要宋问紧急落实,而我则是那个经常让他签文件的跑腿。

    宋问常年不着家,办公室待的时间比宋宅也多得多,四五十岁的人比学生还要拼命,难怪公司能发展成这么大。而我每次见他则压力满满,除了高三为了考上N大我天天熬夜学习,其余时间我因为要参加体育比赛都是“劳逸结合”,周末宋问回家我几乎都在房间里睡懒觉,所以我见到的宋问几乎都是一张皱眉的脸,看样子他也很讨厌懒散的人,比如每次见面就是大中午刚睡醒的我。

    那张脸表现出最憎恶我的表情的时候,就在大二那年。在大学某天节日的晚上他载着柳茹眉想要给宋清辉一个意外的惊喜,亲自载宋清辉回家过节,等他们走到宿舍楼下,得知我们在不远处,就直接走了过去,结果碰到我在小山凉亭下上对宋清辉又一次“强吻”未遂。这种举动我几乎每过两三天就要来一次,一开始宋清辉还会慌慌张张闪躲,那会儿习惯后直接毫无波澜用手撑起我的下巴把我头托起来阻止,我也笑嘻嘻地撅嘴亲在他手指上,不知道是不是那晚月色太好,我鬼迷心窍地伸出舌头把宋清辉贴在我脸上的手指内侧添了一圈,然后好死不死的被宋问和柳茹眉看见了,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宋问脸上出现除了厌恶和无视以外的其他表情,仇视、震惊、不敢相信、愤怒,最让我心惊的是他朝我投来的那鄙夷的目光,平时见我他还会隐藏一下,我偶尔接触到也故作无视,不愿相信,现在他对我的真实看法完全暴露在月光下,我也被这毫无保留的恶意吓得松开了抱住宋清辉腰的手。

    平时的宋问已经够可怕了,而目睹我“猥亵”他儿子的宋问比平时更可怕。这倒不是说我做贼心虚,不光我怕宋问,宋清辉也怕,公司就没人不怕宋问的,就连着名笑面虎虽然当面见到宋问笑得比花还灿烂不还是一转身就骂他骂得欢,几乎所有人听到要和宋问接触都会一股脑往相反方向跑——除了当时给宋清辉当舔狗的我。为了宋清辉我硬着头皮也要上,宋问在办公室看到我永远都是一张死人脸,眼皮脸皮耷拉着,三白眼瘟着我,站在他面前的我只能看到他坐在椅子上翻的白眼,等他目光转移到文件内容上时才会面无表情,签好字的文件他也就往桌子上某一堆文件上一叠,也不递给我,我每次踏进这间屋子就心里犯怵,所以在看见他签好字后也飞快礼节上道谢然后拿起文件就快速离开。

    诺大一层楼都是总裁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下是高楼耸立,而最高的那座山就是这栋,放眼望去还能看见远处的白云,但这个宽敞的空间带给我的只有压抑、沉闷和恐惧,我只能感觉到紧迫感,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追着我,即使我转头看到的只有一堵高墙。

    被文件淹没的宋思君没有一丝宋问的影子,他的长相和宋清辉一样随他们的妈妈,宋清辉有时候冷脸也有点宋问的样子,但宋思君此时面无表情处理文件的样子也没有宋问宋清辉那样不经意皱眉的小习惯,反而是面容平静,有条不紊地把手里的文件放在已经高度不同的纸堆上。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吗?”我最终还是坐不住,仿佛在这个空间不忙碌起来就是犯罪,走到办公桌前,轻轻敲了敲木头。

    宋思君从文件里抬起头,听到我叫他神情有些恍然,我能明显看到眼神聚焦到我脸上的过程,不过他见到是我后脸上很快绽放出笑容,说话也变得平稳甜腻起来:“现在还没有~老公你新来嘛,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不用太着急。现在你先熟悉熟悉环境吧,在办公室先逛逛,等珊珊她回来我让她带你去见各部门的人,就着确认文件这事把他们都认全。以后跑腿工作可能就得都麻烦你了,才有的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