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捡尸捡到白月光哥哥 > 第四十四章 祝你好梦
    44

    两位女士的争斗在医院保镖赶来乔真最后踹了一脚白色礼服女中结束,即使被大批黑衣人环绕,两人还是被医院赶了出去,然后各自为营,以两辆豪车为中心,停在医院门口,这吸引了大批人员围观,所以在诊断小慢已无大碍后医院这边就开始赶人了。

    天光大亮,我叫了牛肉面外卖,等大家在走廊吃完小慢也出来了,我递给他一杯粥,他还是像原来那样有点慢半拍,可还是接过那杯皮蛋瘦肉粥不好意思地对我道谢:“谢谢纪哥。”

    其实论年龄我是团队里老二,小慢才是老大,但他长得白净,脾气又温吞,受欺负也不反抗,好欺负的样子谁也对他起不了敬畏之心,我这个进门还得歪头的凶脸分子一到看守所就被一群人认作老大,我一见小慢也和别人一起叫他小慢,后面知道他比我大了也不好意思叫他哥,见他只知道笑,还跟着别人叫我纪哥,就也故意略过去这茬。

    刚进看守所的时候看见满屋子寸头,我还以为要强制剃头,但没想到是自愿的,是小慢第一个和我搭话:“这是为了卫生。”

    小慢笑呵呵地摸着白嫩的大光头:“方便嘛。”

    不过蓝和仁对我的强劲攻势让我还是和他们成了小团体,第一次见面的亲近感在小慢的疏远中渐淡了,后一次见是小慢打饭的时候被看守所另一伙人抢他食物打翻他免费汤时。小慢像个树懒一样站在原地,面对满屋子的打趣、同情、惊恐、幸灾乐祸、无视保平安的目光,看着手中空荡荡的午餐和脚底下泼倒的汤液,蹲下身拿起双层不锈钢汤碗,默默走向了餐具回收处。

    “你等一下!”我叫住了小慢,在他懵懂的目光中,我抓着他的胳膊坐在了我的身边,然后走到另一个小团体聚着的餐桌,把一个没吃的餐盘拿走了。

    “你他妈给我站住!”叫住我的是这个团队的老大,满脸横肉,走起路来地都会抖三抖,他的眼睛周围是被脂肪挤压的皮肉,像是皮肤下被打了气,视线像是隐藏在长满苔藓的老旧墙壁中透过细缝从里望出,让人感觉阴凉恶毒,语气也难听刺耳,“你妈的,那是我的饭!”

    其实蓝和仁一直撺掇我去和别的老大打一架,我虽然直来直往但从不主动惹事,就没把这个激将法放在眼里,但这次看到小慢被打我还是忍不住了。像是雏鸟情节一般,我来看守所见到的第一张完整的脸是小慢,他也是第一个对我施加善意的人,虽然这个善意微乎其微,不及后面蓝和仁对我的万分之一,但第一次相见时小慢那个害羞又温暖的笑容,还是让我印象深刻。

    我说话向来不留余地,要不就忍着,要不就直抒胸臆,大了才学会说鬼话,所以人际交往中我不善于说话,再加上给公司处理见不得台面上的事时,讲理向来是没人听的,最有效率的办法就是动手,脏活累活干得多了,一眼就看出谁讲不讲道理,而眼前的屠夫一看就不讲理,我只能遇事不决武力解决。

    放下餐盘我也不多话,直接一拳头下去,对准身后男人的脸来了一下,几百斤的男人被我一拳打倒在地,速度之快让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我操你妈……”男人捂着鼻子站起来,凶神恶煞地就朝我扑来。

    44

    两位女士的争斗在医院保镖赶来乔真最后踹了一脚白色礼服女中结束,即使被大批黑衣人环绕,两人还是被医院赶了出去,然后各自为营,以两辆豪车为中心,停在医院门口,这吸引了大批人员围观,所以在诊断小慢已无大碍后医院这边就开始赶人了。

    天光大亮,我叫了牛肉面外卖,等大家在走廊吃完小慢也出来了,我递给他一杯粥,他还是像原来那样有点慢半拍,可还是接过那杯皮蛋瘦肉粥不好意思地对我道谢:“谢谢纪哥。”

    其实论年龄我是团队里老二,小慢才是老大,但他长得白净,脾气又温吞,受欺负也不反抗,好欺负的样子谁也对他起不了敬畏之心,我这个进门还得歪头的凶脸分子一到看守所就被一群人认作老大,我一见小慢也和别人一起叫他小慢,后面知道他比我大了也不好意思叫他哥,见他只知道笑,还跟着别人叫我纪哥,就也故意略过去这茬。

    刚进看守所的时候看见满屋子寸头,我还以为要强制剃头,但没想到是自愿的,是小慢第一个和我搭话:“这是为了卫生。”

    小慢笑呵呵地摸着白嫩的大光头:“方便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