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捡尸捡到白月光哥哥 > 第三十五章 明月陨落
    35

    在高二老师紧赶慢赶,终于赶在暑假前两个月把高中内容都讲完了,而后这两个月老师们就把高中所有内容快速地过一遍,让学生们能从全局弄明白知识结构框架。张修保送H大本应该轻松自在,但听说他外公外婆在H大给他找了一个老师,想让他本硕博连读,暑假就让他去老师实验室,现在他正在苦逼地看那位老师所发表的论文,试图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方向然后再去学习相关知识。

    看到堪比高考的学习强度,我也不好意思再赖在张修家,毕竟当着他的面吃零食玩游戏,对他来说还是太残忍了。

    真的是凑巧,我高中内容只有在和宋清辉步伐一致时听得懵懵懂懂,这次老师从头再讲,只谈框架,对各个知识点只是点到即止,就连我都能听懂,还觉得挺有趣的,可能在接收知识方面还是个新脑子,很多以前不懂得东西现在一点就通,更重要的是,我又再次和宋清辉生活作息同步了。

    但也许是意识到宋清辉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在乎我,或者说是因为我太喜欢他了,对他回报的感情总是抱有奢望,希望他能像我对他那样对我,我对宋清辉几乎不曾改变的态度竟开始产生怨言,特别是他总旁敲侧击说希望我能带他去张修家,我对他的不满几乎到达顶峰。

    也许是我过去与他的相处模式存在问题,我能明显意识到宋清辉对张修的兴趣和交好之心,出于独占欲我应该在他面前对张修闭口不谈,或者我秉着慷慨胸怀毫无芥蒂地将他介绍给张修。可我已经习惯了事无巨细对他讲述我的生活,里面当然包括了和张修的相处,但在引荐他上面,我表面给他推送张修微信,给他张修电话,却在张修明里暗里拒绝宋清辉示好时感到止不住的开心。

    我就像个卑劣的爱慕者,得不到,也不想他被其他人得到。

    因为张修的事,宋清辉也明显对我冷淡下来,虽然车还会让我蹭,但他似乎又和原来的朋友交往得更加亲密,还是那种明显把我排斥在外的来往,我就像一条被主人踹了一脚的狗,茫然不知所措,因为我做的只是对看向别的名贵犬的主人呜咽地叫了两声。

    是我对宋清辉抱有的幻想太过不切实际,不久后,信奉真神的我,被自己捧上神坛的宋清辉狠狠打了一巴掌!

    一次篮球训练后,队友们去聚餐了,我默不作声洗完澡背上体育包走了,学校已经放学了,教室里空无一人,已经上了锁,我从走廊朝门口望去,接宋清辉的车还稳稳当当停在学校标志性的大石头那,我知道宋清辉喜欢去的地方,就直接走向了学校图书馆二层的咖啡厅。不知道是不是青少年体质特殊,我们喝咖啡从来都是催眠的,为了彰显自己,学生们都拿咖啡当奶茶喝,宋清辉一向喜欢去咖啡厅自习,一杯咖啡可以喝一下午,我则是把它当水喝,咖啡虽然不催眠但利尿,我来这厕所倒是跑得勤快。

    我没有从常规的图书馆出口进到咖啡厅,而是从外面的走廊进来,看到熟悉的沙发上没有宋清辉,我则转向更里面的小包厢。走近想敲门,然后我就听到我的名字从里面传来,此时咖啡厅没有人,此地又刚好处于收银台的死角,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开始明目张胆地偷听。

    “……我看纪朝歌根本就没和张修交好,他就在说大话,不然你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和张修打上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