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都市青春>捡尸捡到白月光哥哥 > 第三十三章 宋清辉是不是太关注张修了?
    33

    我把东西又搬回宋宅的客房后,第二天教练就打电话来问我去哪了,我说我回宋清辉家住了,教练和蔼的语气顿时扬起了风沙,还没等我再说他就挂断了电话。我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教练一开始就对我独来独往表示不满,后面缺席训练加和宋清辉走得近,教练就把我也当成了巴结富二代的狗腿子,队友聊天时有提过,教练因为家庭普通在学校好像也被其他老师排挤,看我进校以为能扬眉吐气,结果我步了那个巴结到同桌富二代由篮球转跳高白白浪费篮球部对外招新名额的前前前任学长的后尘,听我从宋清辉家搬出来还以为我“改过自新”,教练还决心再给我一次机会,打算重点培养我,其中弯弯绕绕我不方便多讲,站在篮球场中心的我就低头默认了这个说法,被当成趋炎附势的小人在当时的我看来比暴露自己当场失恋竟来得划算,所以这次教练听我又回了这个“狼窝”,气到直接摔电话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这段时间最让我糟心的还不是这件事,而是宋清辉是不是太关注张修了?

    那天烤肉店加了微信之后,张修就时不时约我出去玩,跳伞、跳高、跳水,什么刺激去什么,但我对这些又不怕,反正不是我掏钱,张修说他一个人玩这些家里不让,同龄人里也没谁时间跟他同步,最要紧的是很多人都不敢,愿意陪他去的人每次都兴致勃勃去双腿哆嗦回来,搞得他也不尽兴。

    说这些的时候我们正在汉堡王吃抢到的秒杀双人套餐,张修说他从小是被书香世家的外公外婆养到小学,同时养成了勤俭持家的习惯,但回爷爷奶奶家以后金钱观念就改变了,正当我以为他从此步入骄奢淫逸的享乐生活时,没想到他说爷爷奶奶根本就不给他零用钱,吃穿用度直接和管家说,但钱是一分都不在手。

    “你难不成一直啃老本吧?”我惊呼,“你不是说你外公外婆是广东的吗,压岁钱那么点你撑到现在?”

    “我有炒股啦,”张修愤愤不平地吸了口可乐,“但赚的钱根本就不够日常活动!”

    想到学校里56元一包的薯片,我赞同地点了点头,不是进口产品不好吃,而是国产零食更有性价比。

    “那之后的活动我都跟你A?”说着我就要给他转账,因为一开始误会他很有钱,而且又是张修积极主动约我,我见他没开口就把他当成那种喜欢主动付账的人,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只是在每次活动过后请他吃饭,几次下来他给我花的钱肯定超过很多我给他花的钱。

    “不用不用,跟你出来玩的钱我还是有的,我炒股赚了蛮多的钱的,”张修叹了口气,“主要是作为学生会会长,哪个活动缺了钱都得我垫,出去吃饭他们也都去很贵的店,我能拿得出手的现金真的也不多啊!”

    “上次去吃烤肉我请了所有部门的人,那肉是鲜切的,价格又实惠,我还开心着呢,结果他们嫌肉不是现切的,来的老师就提议去刚开的日料店吃刺身,我人都麻了!”张修哭丧着一张好脸说道,“日料怎么那么贵啊!”

    不富裕的我当然没有驳斥他,只是提醒:“我请客可吃不了很贵的,能买券我一般买券。”

    “嘿嘿,”张修笑得一脸荡漾,“刚才的跳伞活动券我都买的二手。”

    “嘿嘿嘿嘿!”我俩一脸奸笑地吃着手里的汉堡,发出猥琐的笑声。

    回家我又吃一餐,我天生代谢快,很快就饿了,每次跟张修出去玩我都不好意思让宋清辉送我,就当锻炼身体跑步去很远的公交站再转地铁,回来也跑步,因为宋清辉家位处郊区,周围也都是别墅,大家都开车代步,买了电瓶车或者自行车也没有地方修,我从小跑惯了,就也没当回事,所以回家我食物也消化得差不多了,就在饭桌上边吃边和宋清辉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