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调教小猫之後的几个月,凯才终於渐渐摸清小渣猫的套路。

    小渣猫平时还是会蹭蹭凯,求抱抱求摸摸,窝在凯的大腿上睡觉。

    偶尔发情了就被凯抱去鞭打、束缚、打屁股,被弄得舒服了,又变回一只冷酷无情的怕生猫咪,翘着尾巴走了。

    後来凯也习惯了小渣猫这般爽後不理的行为了,反正隔几天後小猫还是回来找他。

    有些Dom本来还想看凯的笑话,没想到小渣猫对这株猫薄荷还上了心,也就冷落了一两天,之後又黏着猫薄荷嗅嗅蹭蹭。

    被小渣猫渣过後凯唯一的变化,就是不再主动去撸猫了,只在小猫蹭到他怀里的时候才会温柔地揉揉摸摸,主打一个欲擒故纵。

    小渣猫也察觉到凯的刻意冷落了,虽然主动去蹭凯时还是会被温柔地对待,但奴才不主动找他的行为还是让猫猫不太满意。

    又一次调教完,两人这回冷战得格外厉害,傲娇们这样较起劲来还真是没完没了,身边的里欧和SW倒先替他们担心上了。

    「兄弟,偶尔主动一些也没什麽啊,你这样难过我都替你心疼。」里欧劝着坐在他右边的凯。

    「小黑,有意见的话要和对方沟通,总是这样郁闷也不是解法。」SW柔柔地顺着小黑猫的毛,轻声道。

    「我没事。」凯头也不回,对着笔电敲字。

    初次调教小猫之後的几个月,凯才终於渐渐摸清小渣猫的套路。

    小渣猫平时还是会蹭蹭凯,求抱抱求摸摸,窝在凯的大腿上睡觉。

    偶尔发情了就被凯抱去鞭打、束缚、打屁股,被弄得舒服了,又变回一只冷酷无情的怕生猫咪,翘着尾巴走了。

    後来凯也习惯了小渣猫这般爽後不理的行为了,反正隔几天後小猫还是回来找他。

    有些Dom本来还想看凯的笑话,没想到小渣猫对这株猫薄荷还上了心,也就冷落了一两天,之後又黏着猫薄荷嗅嗅蹭蹭。

    被小渣猫渣过後凯唯一的变化,就是不再主动去撸猫了,只在小猫蹭到他怀里的时候才会温柔地揉揉摸摸,主打一个欲擒故纵。

    小渣猫也察觉到凯的刻意冷落了,虽然主动去蹭凯时还是会被温柔地对待,但奴才不主动找他的行为还是让猫猫不太满意。

    又一次调教完,两人这回冷战得格外厉害,傲娇们这样较起劲来还真是没完没了,身边的里欧和SW倒先替他们担心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