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穿越历史>异常性癖研究中心 > 玩家任务中(霸道总裁牌小N牛的挤N故事)
    沈离下了线,就没有再登录游戏,因为某个小白兔在自己面前强制下线的样子让他充分地意识到了这个游戏有着巨大的安全隐患。

    没有生物学扫描,就没有最低程度保障的强制登出,甚至玩家自己的登出竟然也滑稽地默认设置在手背上,别说是被别有有心的玩家利用了,就连npc们日久天长地也肯定会看出点什么来。

    沈离又检查了一遍游戏头盔,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疑似logo的东西,他又在论坛上搜索并询问了几个与自己相熟的好友,也没有人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存在,更不知道业内有哪家公司正在悄无声息地做这么个庞然大物似的游戏。

    嘀嘀嘀。

    沈离的好友栏闪了又闪,有好几个给他发过游戏的独立工作室单独敲了他,告诉他一个重要信息:

    即使以最前沿的科技水平,当前也做不到每个npc都有自己的独立故事主线,如果一个游戏世界看起来极端真实,那么比起动用好几台超级计算机来达成目的,更有可能的是目力所及全是工作人员扮演的假npc,世界也没有他想的那么大。

    沈离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因为他是亲身体验过这个游戏的。

    他混在游戏里的那一个晚上,不仅仅是闲来无事兼职了一把兔女郎,在那之前,他还在大街上乱逛了很久,仗着自己的亲和力高,拉着不少npc们都聊过天。

    他们,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故事。

    不是那种随机生成只修改几个关键词的代码,而是真正的属于自己的故事。

    更可怕的是,他们彼此之间还有真实的交互和关系。

    就好比那个来拉他入伙的小伙子,他以前就是被选秀组织淘汰下来只好加入风俗行当,但是因为不愿意做牛郎,所以才会变成皮条客的。

    他还有一个上司,也就是之前沈离汇报工作的那位。

    上司年轻的时候也是业界知名的外卖小哥,现在年纪大了也是帅哥半老,别有一番风味,偶尔有大客户上门,自己还会亲身上阵,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呆在组织的大本营里咸鱼地收着下线外卖小哥卖身钱的抽成。

    据说他自己还正在和一个下线小哥在谈恋爱,最近刚热恋,组织里八卦是他潜规则了人家年轻好看的小伙子。

    就这么几个npc就能闹出这么多事了,却是很难想象数以千计万计的npc们的背景故事运算量究竟有多大。

    沈离又拜托了几个朋友在业界打听着,自己则摸出了游戏头盔,沉思了一会儿,竟然还是选择了上线,因为他又意识到一个神奇的问题:

    他收到的卖身钱,很高,远高于新手初始发的五百块,可以想见加上组织那边抽成之后最终的报价有多么惊人。

    昨天那只被他吃的乱七八糟的小白兔,真的付得起这笔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