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野国内吧之馆>科幻灵异>布喜 > 拔旗第二坑 他的头上有个瓮
    季泽湿着头发,站在旋转阶梯上,低头打量此时坐在大厅里吃面的女人。已经是第三碗了,万幸,这妖精不吃人肉,喝人血。

    昨晚,他的手刚触到那条血红腕带,一束七彩虹光便从天而降,正把自己罩在其中。那一刻,在灰白色的天幕之下,他竟觉得温暖祥和。

    可是,噩梦从那时开始。耳畔机器嗡鸣,脑子里不停的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请宿主升级,请宿主升级!”“若不升级,系统无法正常运行。”

    布喜亲眼看到对面男人的额头上长出了一对龙角,诧异片刻,伸掌托出一团火球打向季泽,险些把人灼出一个洞来。福倚祸伏,季泽被这火一烧,头上的角乖乖缩了回去。

    一向风定寂松般的人物,乱了阵脚。只把眼前的女人看做妖物。脑子里名为拔旗的系统叫嚣着绑错了人,正主不作他想,定是这妖女。

    他思来想去,只能暂时把这孽障带在身边。

    早上来接自己的迟陌,在病房里看到她时,惊得目瞪口呆。这个女人对申屠正的狂热他可是亲眼见过。摇头劝自己离她远点,小心沾上狗皮膏药。

    他说这话时,布喜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那身丧白的袍子已经换成了黑色休闲套装。宽大的衣服衬得她格外纤弱娇柔。摇摇欲坠的拖鞋挂在她的脚上晃荡。她微微仰头听他们说话的神态烂漫无邪,像是在扮家家酒的孩子。

    池陌就此沉默。这衣服是谁的不做他想。

    “阿泽,善心救不了作死鬼。”池陌最后给了他一个忠告。把他们接回去之后,还不忘警告布喜:“别耍花招。”

    布喜饶有兴趣的问:“我若是耍了,你当如何?”

    池陌没料到她会如此问,一时竟不知作何回答。

    布喜眨着眼睛认真的等他解答,可是等了半天他也没说出来个具体细则。布喜只好柔声道“没关系,下次见面时,你可以把刑罚规章交给我。”这语气像极了布置作业的老师。

    “神经病”池陌骂了一句,想着你们周瑜打黄盖,与我有什么关系。转头气鼓鼓出了门。从落地窗往外看,只见他一脚踢飞了路边的石子。

    “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布喜回头问季泽。季泽想,她这种道行的妖精,怕已经是妖中姥姥。谁会想不开,招惹她。遂摇摇头。

    “我会一笔改掉他的死亡日期。”

    季泽想,果然嚣张。

    从厨房端出一杯水,坐到她的对面,轻轻把水杯推过去。

    布喜咽下最后一口面,心满意足得抽出纸巾,且对他道了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