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魏有容不知做了什么美梦,抱着小香猪猛亲,还喃喃,“好吃……唔……阿姨再给我加个鸡腿……”

    小香猪勃然大怒,这家伙成何体统!!!太过分了!要不是自己费劲上了这畜牲的身,短时间无法再占有这平民的身体,他一定会夺其身体,灭其神志!

    哼,看在这平民是难得的纯阳体,能庇佑自己不被天雷察觉的份上,饶他狗命。

    不过话说鸡腿是什么?

    本王记忆里没吃过这种东西……自从恢复意识,就觉得记忆很混乱,好多事情都忘记了,只记得在墓室里无聊翻阅的书本上的东西……

    鸡腿肯定是平民才吃的,本王生前没吃过并不奇怪,本王生前吃的定是龙肝凤髓。

    出于好奇,他入侵小香猪原本的记忆,一一查看这个时代的生活风俗习惯,看着看着,又怒了。

    小香猪的日常除了吃吃吃,就是在魏有容身上蹭啊蹦搂大腿撒娇卖萌。

    难道他以后也要这样,才能不被人发现小香猪的异常?

    该死!

    小香猪心里取舍半天,决定暂且放下尊严,等自己能拥有人类身体,再不会受这种屈辱。

    他突然又有些担心,什么时候他这么能忍,这般将就,之前那几个买走玉蝉的人都被他用阴气噬体,倒了大霉,而对这个平民他居然束手无策。

    小香猪面色阴沉可怖,眼中再度红光闪动。

    哼,怕是本王正虚弱,受这小猪本体的影响,才会这样。

    且待本王修养一阵……

    ****

    M市一间低调却奢华的茶楼里,包间内的灯仍然亮着。

    金老板手里端着精致的茶杯,不停地喝水,紧张地等对面拿着玉蝉仔细观察的男人,实在忍不住问,“这玉没那么邪性吧?”

    男人扶了扶眼镜,把玉蝉放回黄色布袋中,“九窍玉,是塞在尸体口中的玉琀,寓意挺好,如蝉一般蝉蜕重生……这玉肯定是墓穴中得来,如果直接佩戴肯定会对身体不好。”